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不令你写作业,好老妈凌驾好中校

  我又问她,“是不是好好写作业就非常累,不好好写就很轻松?”她摇摇头说不是。我想想,实事求是对她说:“认真写和不认真写可能有一点差别,写得好需要多用一点心,是不是?”她说是,这时神情开朗了一些。

我坐下来跟她谈,刚才爸爸让你好好写,你不愿意,两次都写得那么差,妈妈想问你,你是不是觉得好好写作业是件不好的事,写的差些才好?圆圆回答说不是,说好好写才好。

  ●教师和家长在调动儿童写作业热情上,适当使用逆向思维,要刺激孩子对写作业的热情,不要刺激起孩子对写作业的厌恶之情。

我故意激她:可写整齐不如写得乱轻松啊,你看,写的乱只要拿根笔随便往本子上划拉就行,写的整齐却需要认认真真地,把每一笔每个字每一行都写好,我看还是写的差些轻松。圆圆想了一下:不对,一样轻松,因为。。。。

  成人在教育儿童中之所以屡屡采取不合适的教育方法,使“教育”变成一种破坏性行为,有两个最根本的原因:一是不信任孩子,二是太相信自己。即首先不相信儿童的本能是自爱和上进,担心不及时管教,孩子就会一路下滑;其次认为自己对孩子说的话都是金玉良言,可以让孩子变得更好。

反过来可以推导出,想让一个人喜欢和珍惜生命,就不要在这方面给得太多太满,更不能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或惩罚手段,强行要求他接受,而是要适当地剥夺,让他通过危机感和不满足感,产生珍惜感。同时最最重要的是让他在行驶过程伴有愉快感,成就感,和自尊感—无论在学习还是其他事情上,都是普遍适用的。

  在任何具体教育细节上,家长一定要考虑目标与手段的统一问题。把作业当刑具使用,还是当奖品使用,这不是个小区别,它是分水岭,决定了你是在走向目的,还是走向目的的反面。

我和颜悦色的对她说:“如果你认为写作业是件不好的事,从今天开始,就不用写作业了。

  这个故事表面上看起来和写作业没有关系,但它里面包含的教育思想却可以运用到儿童的作业管理上。那就是需要教师和家长在调动儿童写作业热情上,适当使用逆向思维,要刺激孩子对写作业的热情,不要刺激起孩子对写作业的厌恶之情。

扯远了,回到该文,我强烈支持尹老师的做法,当孩子把作业当成一种负担的时候,他就会失去学习的兴趣和动力,这个是很可怕的事情!我也呼吁我们的同行们,千万要注意爱护孩子的求知欲,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哈佛家训》里有一则故事:三位无聊的年轻人,闲来无事时经常以踹小区的垃圾桶取乐,居民们不堪其扰,多次劝阻,都无济于事,别人越说他们踹得越来劲儿。后来,小区搬来一位老人,想了一个办法让他们不再踢垃圾筒。有一天当他们又踹时,老人来到他们面前说,我喜欢听垃圾筒被踢时发出的声音,如果你们天天这样干,我每天给你们一美元报酬。几个年轻人很高兴,于是他们更使劲地去踹。过了几天,老人对他们说,我最近经济比较紧张,不能给你们那么多了,只能每天给你们50美分了。三个年轻人不太满意,再踹时就不那么卖劲了。又过几天,老人又对他们说,我最近没收到养老金支票,只能每天给你们10美分了,请你们谅解。“10美分?你以为我们会为了这区区10美分浪费我们的时间?!”一个年轻人大声说,另外两人也说:“太少了,我们不干了!”于是他们扬长而去,不再去踢垃圾筒。

这样的孩子确实有,但这种行为亦不代表儿童的天性,只是天性被屡屡扭曲的一个后果。它反映的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是该儿童身上这方面的“病症”以进入到严重阶段。这个“疾病”的起因,多半是孩子在最初面临不想写作业这个问题时,遇到了像圆圆爸爸那样解决问题的家长或老师。尽管具体的做法可能一样,但简单粗暴的性质是一样的,即以惩罚方式让孩子去写作业。天长日久,既伤害了孩子对写作业的兴趣,也伤害了他们的自尊心,让他们变得厌学且厚脸皮。

  许多家长和教师,一方面要求孩子热爱学习,一方面又把“学习”当作暴力手段运用于对孩子的惩戒上。当“作业”变成一种刑具,它在孩子眼里能不恐怖吗,孩子还能对它产生好感吗?

我又问她:“是不是好好写作业就非常累,不好好写就很轻松“ 她摇摇头说不是,我事实就是对她说:认真写和不认真写可能有一点差别,写得好要多用心一点,是不是?”

  针对这一问题,哲学家弗洛姆的一句话值得家长们一千遍地体味:“教育的对立面是操纵,它出于对孩子之潜能的生长缺乏信心,认为只有成年人去指导孩子该做哪些事,不该做哪些事,孩子才会获得正常的发展。然而这样的操纵是错误的。”

孩子天生不反感写作业,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之所以后来变得不爱写作业,是因为在上学的过程中,尤其是小学阶段,写作业的胃口被一些事情弄坏了。被罚写作业,就是弄坏胃口最有效的一招。

  杜威说“一切需要和欲望都含有缺乏”。让我们记住这句话,并认真琢磨。

北京某个小学,要求孩子写作业不许有一个错字,如果出现一个错字,不仅这个字要写100遍,整一页都要重写一次,他们就是为了“不出错”写作业,就迷失了学习的方向了。

  ●惩罚性质的作业,无不说成是为了孩子,其实它的第一动因只是成人在出恶气,和教育无关,它对儿童的学习只有毁坏,没有成全。

《哈佛家训》里有一则故事:三个无聊的年轻人,闲来无事时经常以踹小区的垃圾桶为乐,居民们不堪其扰,多次劝阻,都无济于事,别人越说他们踹的越来劲。后来,小区搬来一个老人,想了一个办法,开始每天给一美元给他们,后来说经济紧张,只能给50美分。又过了几天只能给10美分!于是这三个年轻人再也不干了。

  到这里,我通过对话,已让圆圆主动表达出了“作业应该好好写”这样一个想法。达到这个目的后,剩下的只是再巩固一下她的想法,并且给她一个台阶下了。

成人在教育儿童时之所以屡屡采用不合适的教育方法,使“教育”变成一种破坏性行为,有两个根本原因:一是不信任孩子,二是太相信自己。

  我还见识过一位老师,对于班里不听话的孩子,不打也不骂,就是下课不让玩,叫到办公室写作业。孩子的顽劣倒是治好了,但经她这样治理的孩子,基本上都永远不再爱学习了。

圆圆看我是认真的,一下子慌了神,她意识 到要是不写作业,明天就会受到来时的批评,说到“给我,给我” 我说“你把字写成那个样子,那么不认真,就该剥夺你写作业的资格,别写了。”圆圆急了,说:“我要好好写,给我”

  我发现她爸爸犯了个错误,这是在干一件南辕北辙的事。赶快走过去,拉开气乎乎的先生,拿起被撕下的作业纸看看,平静地对圆圆说:“你这样写确实不对,你看这字都写什么样了。”圆圆听我也这样说,更有些不服气,越发拿出一副“就是不写”的样子。我看看她的态度,还是和颜悦色地对她说:“如果你认为写作业是件不好的事,从今天开始,就不用再写作业了。”

读后感:当看到这节文章的时候,我也确实感到很惊讶,应该我们很多人,几代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出了错,或者什么原因,最常见的处罚就是写作业了,而且还要写很多,我也不想为自己的字写不好而辩解,但是可能还是有一点原因在里面,以前作业很多,有的时候又像早一点做完就去玩耍,结果在这种心态下就跟圆圆一样,字就写的很差,而除了错被罚写,为了完成任务也会字迹潦草,结果长期下去就形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到后来想去练字,却没有那个恒心和毅力,曾经尝试了一下,很快就放弃了,觉得很枯燥,没有去玩有意思。后来特别是对寒暑假的作业,就很反感,总是集中在几天很快就做完了,剩下的时间就大胆的去玩,质量就可想而知了!直到现在,可能很多老师和家长都还是延续着这样的做法,我还是比较支持尹老师的做法,因为她是从儿童自身的心理特点出发的一种科学合理的方法来对待孩子出现的对做作业不认真的处理。这个是具有普遍的借鉴价值的。想到我的学生中,很多懒人都不喜欢做作业,其实从这点来看早就是在小学和初中阶段形成了的恶性循环!没有一种主动性的学习其实没有多大效果!所以我经常感到无奈和尴尬的就是,你的课学生大多时候学不了,对他们其实没有多少实际的价值,或者说是“知音少,玄断有谁听”但是作为一个教师的职业操守又不能不坚持,这种两难的境地是我们中职老师,特别是有些科目的老师说面临的窘境,我还是那个想法。什么时候国家和教育部门能够真正的面对现实,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根据孩子们的情况,不要统一考试或者教材,让每一门课都能发挥它的价值,让每个孩子在中职阶段么一节课都能有所收获,这样我们的教育才更有意义!

  惩罚性质的作业,无不说成是为了孩子,其实它的第一动因只是成人在出恶气,和教育无关。它对儿童的学习只有毁坏,没有成全。从本质上说,它只是教师或家长对学生的一种施暴手段。

惩罚性的作业,无不说是为了孩子,其实它的第一动因只是成人在出恶气,和教育无关。它对儿童的学习只有毁坏,没有成全。从本质上说,它只是教师或家长对学生的一种施暴手段。

  我听一位家长说她儿子因为忘了带英语作业本,被老师罚写一百遍“我忘记带英语作业本是不对的”这句话。老师这样做,已完全不是为了教育,仅仅是报复心理下的滥施淫威。孩子是弱势者,他没有办法,只能把这句话写一百遍。可以想象,这会让孩子感到多么恶心,英语课在他心中可能永远成为一门恶心课程了。

还有更惨痛的例子。2007.4.25 广东增城市某中学一个初一的学生,因为英语考试时说话,被老师罚抄单词,从第一课到十四课,每个单词罚抄10遍,这个孩子当晚自杀。

  反过来可以推导出,想让一个人喜欢和珍惜什么,就不要在这方面给得太多太满,更不能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或惩罚手段,强行要求他接受,而是要适当地剥夺,让他通过危机感和不满足感,产生珍惜感。同时最最重要的是让他在行事过程中伴有愉快感、成就感和自尊感——这无论在学习还是其它事情上,都是普遍适用的。

成人往往首先不相信儿童的本能是自爱和上进,担心不及时的管教,孩子就会一路下滑,其次认为自己对孩子说的话都是金玉良言,可以让孩子变得更好。

  我接着问,“你觉得把作业写得整整齐齐心情更好,还是写得乱七八糟心情更好?”圆圆说写得整整齐齐心情好。

杜威说“一切需要和欲望都含有缺乏”。

  我抱起她放到我腿上说:“嗯,这样说,写好写坏,费的力气差不多,认真写还心里更愉快,是不是?”圆圆说是。我们的谈话到这里已很愉快了。

而很多家长一听就摇头,说,我的孩子你要罚他不写作业,他高兴死了,哪里再会抢过本来,他根本不怕老师的批评。

  我用赞许和信任的目光看着她说:“这样的话,妈妈就把本子还给你。看来妈妈也错怪小圆圆了。”失而复得的作业本回到手中,圆圆完全没有了和家长的对抗及对作业的抵触,重新摊开了本子,流露出珍惜的神情。

老人是位攻心高手,与其他人的直接劝阻相比,老人的说服工作不着痕迹,却有明显的效果。分析他的做法,先“给予”把年轻的“乐趣”变成“责任”,目的是降低“乐趣”任何事情,当它里面包含有交换,被监督,责任等这些因素时,它的有趣性就会大大打折扣,然后老人通过减少支付,并且给出一个让他们不能接受的10美分,使得他们在心理上对提垃圾产生排斥感,产生逆反心理。

  成人在教育儿童时之所以屡屡采取不合适的教育方法,使“教育”变成一种破坏性行为,有两个最根本的原因:一是不信任孩子,二是太相信自己。

所以家长和老师再管你孩子时,一定要小心,不要站在教育的对立面去。遇到每一件具体的事情都扪心自问一下:我是在教育孩子,还是在操纵孩子。被操纵的孩子不由自主地把心思用于反操纵上,他会渐渐变得毫不在乎大人的话,堕落,并且丧失理性和自爱之心。写作业是当前儿童教育中最为密集表现出“教育”还是‘控制“的事件,这个事情家长要反思。

  特别提示

从此以后,圆圆就一直能好好的写作业,再不让我们操心。

  还有更惨痛的例子。2007年4月25日,广东增城市某中学一名初一的学生,因为英语考试时说话,被老师罚抄单词,从第一课到第十四课,每个单词罚抄10遍。这个孩子当晚自杀。

我就问她“你是不是想说,写好写坏,用的是一样的力气,比如一个字是五画,写好写坏还是五画,既不会多也不会少?”“恩,这样说,写好写坏,费的气力差不多,认真写心理更愉快,是不是?

  这时我想到孩子在行为上容易出现反复,还是要给她打个预防针,尽量让她面对作业时有良好的心态,在出现反复时能有自我调整的心理基础。我就说:“如果你哪天不想认真写作业,也可以把作业写乱了,再做一次试验,看看认真写和不认真写有多大差别,体会一下哪样更好。”圆圆说“不用试了,认真写更好”,看得出这是她的真心话。

我接着问:你觉得把作业写得整整齐齐心情更好,还是写的乱七八糟心情更好?她说写得整齐好。

  北京某所小学,要求孩子作业本不许有一个错字,如果出现一个错别字,不仅这一个字要写一百遍,整个这一页内容都要重写一次。这种“株连法”使孩子们在写作业时提心吊胆,生怕写错一个字,他们早已忘了为什么要写作业,他们只是在为“不出错”写作业。孩子们刚刚开始进入学习的征途,就已经开始迷失学习的方向了。

针对这一问题,哲学家弗洛姆的一句话值得我们一千遍的体味:“教育的对立面是操纵,它出于对孩子之潜能的生长缺乏信心,认为只有成年人去指导孩子该做那些事,不该做哪些事,孩子才会获得正常的发展,然而这样的操纵是错误的。

  这样的孩子确实有,但这种行为已不代表儿童的天性,只是天性被屡屡扭曲的一个后果。它反映的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是该儿童身上这方面的“病症”已进入较严重阶段。这个“疾病”的起因,多半是孩子在最初面临不想写作业这个问题时,遇到了像圆圆爸爸那样解决问题的家长或老师。尽管具体做法可能不一样,但简单粗暴的性质是一样的,即以惩罚方式让孩子去写作业。天长日久,既伤害了孩子对写作业的兴趣,也伤害了他们的自尊心,让他们变得厌学且厚脸皮。

还有孩子调皮,不听话,老师下课放学就是要孩子去办公室写作业,孩子倒是听话了,但是永远都不再爱学习了。

  我故意激她,“可写整齐不如写得乱轻松啊。你看,写得乱些只要拿根笔随便往本子上划拉就行,写得整齐却需要认认真真地,把每一笔每个字每一行都写好。我看还是写得差些轻松。”圆圆想一下说:“不对,一样轻松!因为,因为……”

这个故事表面上和写作业没有关系,,但它里面包含的教育思想却可以运用到儿童的作业管理上。那就是需要教师和家长在调动儿童写作业热情上,适当使用逆向思维,要刺激孩子对写作业的热情,不要刺激起孩子对写作业的厌恶之情。

  我动手去收她的作业本,圆圆在这一瞬间有些迷惑,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我拿起她的作业本,合上,对她说:“学习是件好事,看来你不想学习。所以……”我把作业本卷在手中,口气确定地告诉她,“我想取消你写作业的权利,以后不许你再写作业了!”

而为了继续应试,3 2之类的学习,我还是持保留意见!如果说你能在对应的大学里面确实能学到东西,那我觉得这样的付出还是有意义的,反过来 说如果只是混了张文凭,那就看你如何看待它的价值了!毕竟现在2,3类本科都合并了,我还是十分想知道我们的考上了的学生的人生轨迹是不是真的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点是需要时间来验证的!

  老人是位攻心高手,与其他人的直接劝阻相比,老人的说服工作不着痕迹,却有明显的效果。分析他的方法可以看到,老人先通过“给予”,把几个年轻人的“乐趣”变成一种“责任”,这是第一步,目的是降低“乐趣”。任何事情,当它里面包含有交换、被监督、责任等这些因素时,它的有趣性就会大打折扣。然后,老人通过减少支付,刺激他们对踹垃圾桶这件事产生逆反心理,这是第二步。最后,老人进一步减少支付,并且给出一个让他们不能接受的10美分,使他们在心理上对踢垃圾桶这件事产生排斥感,产生逆反心理。于是,原本令几个年轻人感到有趣的一件事站到了自己的对立面,让他们成为“受害者”。这时再让他们去做,那肯定难了。

经常见到,孩子忘记带作业本什么之类的,要罚写多少 遍之类的。。。。已经不是为了教育,仅仅是报复心理下的烂事淫威。

  所以家长和老师在管理孩子时,一定要小心,不要站到教育的对立面去。遇到每一件具体的事情都扪心自问一下:我是在教育孩子,还是在操纵孩子。被操纵的孩子不由自主地把心思用于反操纵上,他会渐渐变得毫不在乎大人的话,堕落,并且丧失理性和自爱之心。写作业是当前儿童教育中,最为密集地表现“教育”还是“控制”的事件,这个事情上最需要家长反思。

“运用破坏性的手段也有自身的结果,即实际上改变了目的”在任何具体教育细节上,家长一定要考虑目标与手段的统一性问题,把作业当作刑具,还是当奖品使用,这不是小区别,它是分水岭,决定了你是在走向目的,还是走向 目的的反面。

  ●想让一个人喜欢和珍惜什么,就不要在这方面给得太多太满,更不能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或惩罚手段,强行要求他接受,而是要适当地剥夺,让他通过危机感和不满足感,产生珍惜感。

“学习是件好事,看来你不想学习,所以。。。。“我想取消你写作业的权利,以后不许你在写作业了!”

  我看一下桌上被爸爸撕下来的两张纸说:“今天爸爸也做得不对,不应该撕作业本。小圆圆今天把作业写得不整齐,不是正好做了一个试验嘛,知道了把作业写整齐和写得乱,用的力气一样,但写好了心情更好。如果不这样试,哪能知道这些呢,你说是不是?”圆圆点点头,自己也感觉就是这么回事,理直气壮地看爸爸一眼。她爸爸赶快给圆圆道歉,说他不该那样做。

她的爸爸也及时的配合向孩子认错,圆圆重新打开本子,流露出珍惜的表情。

  她想表达什么,但一下组织不起语言。我就问她:“你是不是想说,写好写坏,用的是一样的力气。比如一个字是五画,写好写坏都是五画,既不会多也不会少,是不是这个意思?”我把她心中想说的话说出来了,她非常高兴,眼神明亮地说是,神情已大为坦然。

许多家长和教师,一方面要求孩子热爱学习,一方面又把“学习”当作暴力手段运用对孩子的惩戒上,当“作业”变成一种刑具时,它在孩子眼里能不恐怖吗,孩子还能对它产生好感吗?

  我又说:“宝贝肯定从明天就会认真写作业,才不会傻乎乎地乱写,弄得自己不高兴呢,是不是?”圆圆肯定地点点头说就是。

这个问题追究到底,至少可以看出这些成人的三个问题:1,是在教育孩子中不能细腻体察到孩子的心理,不考虑把工作做到孩子的心坎上,只是满足孩子表面的,暂时的服从,2,是自己内心不热爱学习,潜意识中吧学习当作苦差事,就会在生了气寻找“刑具”时想到写作业,3,是权威意识在毫无反击之力的儿童面前变得肆无忌惮,人性中的恶不小心流露出来。

  我听到很多家长抱怨孩子不好好写作业,就把这种“惩罚你,不让你写作业”的思想讲给他们。其中一些家长一听就摇头,说:我的孩子,你要罚他不写作业,他高兴死了,哪里会再抢过本来,他根本不怕第二天老师批评。

孩子天生不反感作业,他们中的一本分人之所以后来变得不爱写作业,是因为在上学的过程中,尤其是小学阶段,写作业的胃口被一些事情弄坏了。被罚写作业,就是弄坏胃口的一招。正如”满汉全席“人人爱吃,但是如果天天吃,而且规定顿顿吃够多少,少吃一口就罚多少口,那么估计和这个人吃的不吐才怪。

  ●教育的对立面是操纵,它出于对孩子之潜能的生长缺乏信心,认为只有成年人去指导孩子该做哪些事,不该做哪些事,孩子才会获得正常的发展。然而这样的操纵是错误的。

圆圆一年级的时候,有次写作业很不认真,字迹歪歪扭扭,爸爸要她重写,她不肯,记过父女两 个各不相让,大闹不止。

  圆圆上小学一年级时,有一次写作业非常不认真,字写得歪歪扭扭,极不像话。她爸爸在无意中瞥了一眼,吃惊她怎么把作业写成这个样子,批评她是在敷衍了事,希望她重写。圆圆不服气,不讲理地嚷嚷,态度很不好。这激怒了她爸爸。他粗暴地一下把圆圆已写了几行的一页作业撕掉,要求她重写。圆圆大哭,一边哭一边开始重写,因为她知道作业不写是不行的。过一小会儿,她爸爸又去看,发现她写得比前一次更差了,好像故意要和他作对似的。他就又批评她,圆圆在情绪上表现得更对抗了。她爸爸十分生气,就又一把撕掉这一页,要求她必须认认真真地写,否则就不行。圆圆又哭起来,扔了笔,赌气说她不写了。爸爸看时间已晚,有些着急,就给她讲道理,说这么晚了,明天还要上学,你只要认认真真地写,一次就写好了,就不用耽误这么多时间了。圆圆才不理会他的这些大道理,就是不写。

但现实中,许多家长和教师却把方法用错了。最典型且最愚蠢的做法是以“写作业”作为惩罚手段,来对付学生的某个错误。许多家长或老师的口头禅就是“你要在不听话,就罚你写作业”。

  我问,“刚才爸爸让你好好写,你不愿意,两次都写得那么差。妈妈想问你,你是不是觉得好好写作业是件不好的事,写得差些才好?”圆圆回答说不是,说好好写才好。

  弗洛姆还说,“运用破坏性的手段也有其自身的结果,即实际上改变了目的。尽管目的仍然在观念中存在。”

  但现实中,许多教师和家长却把方法用错了。最典型且最愚蠢的做法是以“写作业”作为惩罚手段,来对付学生的某个错误。许多家长或教师的口头禅就是“你要再不听话,就罚你写作业”。

  圆圆看我是认真的,一下慌了神,下意识地要把作业本抢回来。她在这一瞬间肯定想到了要是写不完作业,明天到学校会挨老师批评。她急得抱住我胳膊,踮起脚,要把作业本抢回来,嘴里喊着“给我,给我”。我把作业本举起来,不让她够着。我说:“你把字写成那个样子,那么不认真,就该剥夺你写作业的资格,别写了。”圆圆急得又要哭,她一边试图抢回作业本,一边说:“我要好好写,给我!”

  这样的例子太多太普遍了,惩罚手法之多之重,简直是触目惊心。

  我没再说别的,亲亲她的小脸蛋,走开了。等她晚上睡觉后,我们悄悄从她书包中拿出本来看,果然写得整整齐齐的。此后,圆圆一直能好好地写作业,再不让我们操心。

  这个问题追究到底,至少可以看出这些成年人的三个问题:一是在教育孩子中不能细腻体察孩子的心理,不考虑把工作做到孩子的心坎上,只是满足于孩子表面的、暂时的服从;二是自己内心不热爱学习,潜意识中把学习当作苦差事,就会在生了气寻找“刑具”时想到写作业;三是权威意识在毫无反击之力的儿童面前变得肆无忌惮,人性中的恶不小心流露出来。

  孩子天生不反感写作业,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之所以后来变得不爱写作业,是因为在上学的过程中,尤其是小学阶段,写作业的胃口被一些事情弄坏了。被罚写作业,就是弄坏胃口最有效的一招。正如“满汉全席”人人爱吃,但如果我们这样对待一个人,让他天天吃满汉全席,而且规定他必须顿顿吃够多少,少吃一口就罚多吃一百口——这样做上一段时间试试看,这个人以后再见到吃的不吐才怪呢。

  我听她这样说,态度也和缓些,让她先不要抢作业,要和她坐下谈谈。

  孩子天生不反感写作业,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之所以后来变得不爱写作业,是因为在上学的过程中,尤其是小学阶段,写作业的胃口被一些事情弄坏了。被罚写作业,就是弄坏胃口最有效的一招。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赢大钱资料发布于管家婆一句话赢钱,转载请注明出处:不令你写作业,好老妈凌驾好中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