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北京二夹弦的失声手艺,详解存气

萧长华、雷喜福、钮骠《选元戎》剧照

    (6)丹田音,又名响堂,西路老调声乐名词。歌手歌唱时肺部蓄足气,小腹用力,气似从丹田(人身肚脐下约三寸处谓之丹田)发出声。现在相似古板演唱戏曲练声方法,也以为丹田音最能响堂(即声音送得远,听得清)。

戏曲界有句俗语:“唱戏全凭精气神”。气,对于唱念尤为关键,所谓“气乃声之源”。就象冬辰的风吹窗户纸,风愈大,窗户纸发出的声息愈强,风愈小,声则愈弱。人的嗓音也是以此 理。一个歌星要想嗓子好,必得气足,所谓“气足腔才甜”。要想气足,必需有个常规的身子,那是大旨条件。其余,还要领悟存气、换气、偷气、提气等局部用气方法。

    (7)云遮月,西路河北梆子声乐名词。那是对老生的缠绵而较含蓄的嗓音的一种比喻。这种嗓音,最早听来似觉干涩,未来愈唱愈觉嘹亮动听,使人倍感韵味醇厚,潜在的力量无穷,是深切锻练而产生的一种精粹音质。胡喜禄、余叔岩的嗓音都属于这一品种。

雷喜福《群英会》分身照

    (12)走板,北昆声乐名词。指影星唱曲不符合规定的音频。西路四股弦唱腔中有绘影绘声、一板一眼、流水板等各样不相同的板槽,行腔时如背离板眼的显明,失去节拍的微小,即谓走板。

偷气:是换气的另一种办法。多用来紧迫的念白中,所谓“偷”,便是叫客官听不出来你在换气。比如念“似你这样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前几日犯在本巡抚之手,作者是什么地方容得,打!”(《审潘洪》寇准念白)当念完“似你如此”之后,应立时偷一口气,接着念“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后,再偷一口气,接着念“前些天犯在本太傅之手”,再偷一口气,然后念“笔者是何地容得”再偷一口气,念“打”。气息随用随补,总是保持气足的景况。那样念出的话白,技能字音真切,铿锵有力,紧而不乱。手艺把寇准的正义、果断、痛恨潘洪的心境表达出来(应留意偷气只好吸半口气,无法深呼吸)。

    (10)荒腔,亦作黄腔、黄调或凉调。北昆声乐名词。指艺人唱曲音调不准,习贯上专指略低于调门的变音。当先四分之二都以出于歌星后天生理条件所产生,如声带变异、耳音不准等。一时也出于练声不得法所致。

雷喜福 戏曲艺术 一九八二-04

    (19)砸夯,比喻歌手演唱似夯地基时的鼓努为力,含贬意。明星不擅长精通演唱艺术,用气过头,或使蛮力,演唱(多在尾音)出现鸠拙的重音,谓之砸夯。

图片 1

    (4)吊嗓亦作调嗓。西路河北梆子表演者的练唱方法,也是歌星唱功锻练的步骤之一。歌手天天除喊嗓、念白外,还须用胡琴(或加鼓板等)伴奏,大声练唱戏中的唱段。有的先用一般调门,然后适度进步。吊嗓的成效:1。通过大声练唱,使声音符合在戏台上演唱的要求,由于不间断的洗炼,可使嗓音日益嘹亮圆润,气力充沛,口齿清晰有力,并维持扎实才干。2。明白伴奏,周密精晓唱腔和伴奏的关系,共同明白尺寸,解明曲意,表达曲情,使演唱与伴奏的合营到达水乳交融,进而达到艺术上的并行默契,和煦治个人歌唱会段的表演风格。

换气:是指当时补缺在唱、念中消耗的气。举例大家念“潘洪,小编把您那卖国的蟊贼!”在念完“潘洪”后应立即吸一口气,然后随即念“笔者把你那卖国的”,再吸一口气,再念“奸贼”二字。独有立即补足消耗了的鼻息,念出来的话白才干响亮有力。假诺一口气地把三个长句子念完,既没食欲,嗓子也便于嘶哑。“换气”,有的时候也称“缓气”,这里的“缓”是过来的情趣。亦即恢复生机原本气足的情况。

    (2)假嗓亦名小嗓、二本嗓。北京罗戏表演者发音方法之一。系与真嗓、大嗓、本嗓相对来说。用假嗓发出的声音称假声。发声时,与真嗓比较喉孔收缩,部位抬高,气流变细。假嗓发音的腔调较真嗓为高。北昆的花旦、小生的演唱均用假嗓,但互相声音的刚柔力度有所分化。

提气:这里的“提”是提取的情趣。即歌星吸足了气后,要会操纵,想呼出多少就呼出多少。因为戏曲中的念白,依照分歧的剧情、语气,是有长短高低、轻重徐疾之分的。在接纳气息的高低、快慢上是不等同的。比方“潘洪,小编把您那卖国的蟊贼”那句话白,“潘洪”二字要念得飞速决断,在气息的接纳上,需求要有一足实的气息在刹那间呼出。而最后的“贼”字,拉了贰个加强脆亮的长腔,那就须要有增添的鼻息在较长的大运里,匀实的呼出。提气正是基于念白音量的高低,尺寸的短长,需用多少气,就呼出多少气,这样发生的动静,技术轻重有致,顿挫分清。提气又有“运气”之称,即调拨运输气息的情致。

    (16)偷气,北昆演唱艺术之一。指换气时不着印迹,在观者不察觉时偷换。如《捉放曹》中陈宫所唱“马行在夹道内自个儿为难回马”,唱完前六字及“内”字长腔,利用“小编”这一衬字向内“偷”吸一口气,以便唱足下边“难以回马”的腔,即谓之偷气。

存气:即在念白中一贯维持体内有储备充分的鼻息。非常是学会用腹部帮忙胸部储备气息,老话叫“丹田气”。具体供给是在念白进度中并不是把胃部里的气全体用尽,要留部分,那样本领保险声音的高昂和字音的完 整。若是把肚子里的气全体用尽,发出的响动既没才具,又不入耳。存气最大的病症是“跑气”,便是把气白白的荒凉掉了。戏曲界有句经验之谈,叫做一“放声不放气,永久不困难”。意思是说,气息放出去,必需是用在声音上,不可能把气白白的呼出来。

    (1)真嗓亦名大嗓、本嗓。北京河南道情表演者发音方法之一。演唱时,气从丹田而出,通过喉腔共鸣,间接发生声来,称为真嗓。用真嗓发出的鸣响称真声。如丹田气经过喉腔时,歌星将喉腔收缩,使之爆发比真嗓较高的声调,则称得上假嗓。真嗓与假嗓在行腔时衔接自然,不露印迹,就会使音域宽广,高低音运行自如。北京南阳梆子的生行(老生、武生、红生)、净行、丑行、老旦等行当,在演唱时均用真嗓。小生演唱用假嗓,但念白则用真假嗓结合。

图片 2

    (9)脑后音,北昆发声的一种。又名背工音。一般发音,气从丹田而出,经过喉腔共鸣,直接发出来。脑后音就算同样气从丹田,但发声时,喉腔稍加压缩,打开后咽壁,升高软颚,将音响送入头腔,与鼻音相聚,使声音迂回在脑后,通过头腔共鸣,发出一种含有浑厚的声调。脑后音发音苍劲有力,能达远闻,而近听又不觉其尖厉。老生和净角唱腔中,凡遇闭口音(如“一七辙”)的高音,多用此种唱法。青衣唱腔用脑后音者比较少,程(砚秋)派唱腔临时用之。

激励:所谓打气,是指将气息在须臾间迅猛地呼出。这种用气法,很多用在北京大平调中的一些例外的念白里。如剧中人物在惊乱之中,“带、带、带、带马!”这样一句念白,在念“带”时,要用较强的气打动声带,即谓之打气。又如老生上台前的嗽声,以及老生的种种“笑”,均是用较强的气味打动声带而爆发的。

    (13)不搭调,北昆声乐名词。指影星唱曲音调或高或低,不合于规定的调门。习称跑调。

    (17)嘎调,在西路老调唱腔中,凡是用优秀拔高的音唱某一字时,习称嘎调。如《四郎探母》中杨延辉唱“站立宫门叫小番”一句中的“番”字,《定军山》黄铜色忠唱“扫今日马时三刻成功劳”一句中的“天”字等,均称嘎调。

    (15)换气,北昆演唱艺术之一。演唱时凡遇长腔或拔高处,必先吸气,作好丰裕准备。换气不是停腔再唱或生硬稍顿再接唱,而是在行腔吞吐字音的弹指间,乘便呼吸,蓄气待换。唱腔中在何方换气,因人而异,一般称为气口。

    (11)冒调,北京乐腔声乐名词。指艺人唱曲音调略高于规定的调门。大多数是由于后天生理条件所导致。有的是由于生理条件(如声带)有时产生故障;有时也由于练声不得法所致。

    (5)喊嗓,西路四股弦表演者练声方法,通过喊嗓可以陶冶各种发声部位,精确地发生各样韵母的本音。喊嗓时间一般在晚上,于空旷地区,大声喊出“唔”、“伊”、“啊”等单元音,由低而高,由高而低,一再开展。待声音舒放后,再以唱段进展览演出习。

    (18)长吭,长(音掌)是增高,吭是嗓音的俗称,此处指音量。长吭好似加大音量。

    (3)左嗓,西路四股弦声乐名词。首要指男声中一种不正规的嗓音,能高而不能够低,别的声音刚而扁,圆润不足,有个别专唱高调门的老生或武生,即以此嗓演唱。老生嗓音有纯粹左嗓,亦有本嗓而略带左者。另外,左嗓有的时候亦用作另一解释,指嗓音与伴奏乐器不合,即一般所谓的不搭调。

    (14)气口,西路唐剧演唱艺术之一。指歌手唱曲时吸气的不二法门。北昆各个唱腔错落有致,节奏快慢各异,影星须驾驭高精度吸气方法,本事唱得临危不乱,精彩动听。气口包涵换气、偷气三种。换气指唱腔间歇中的吸气,偷气是在乐句若断若续中吸气而不使听者觉察。

    (8)塌中,北昆声乐名词。歌手在天命之年时期,由于生理关系,发生失音现象,完全不可能歌唱,叫做塌中。有的明星爱护嗓子,到老仍保持元音不改变。用假嗓歌唱的表演者,老来塌中的很多。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赢大钱资料发布于科研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二夹弦的失声手艺,详解存气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