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第08节 公务员 熊学义(非池赋)

08 前女友叶仙儿在QQ聊天中告诉余非,她正在积极准备到法国举办个人画展的事,让余非欷歔不已。叶仙儿在聊天中问到余非今后的打算,余非回答:“不知道。”叶仙儿的口气就有些重了,她说:“你还这么年轻,应该有理想有志气才行。”余非当然听得出这话有些压人,但又不好反驳,因为她说的似乎没有错,眼下自己的精神状态的确已丧失了一个男人应有的豪情,难怪她会瞧不起自己,毕竟她是一个不甘平凡的女性啊。叶仙儿也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会对余非造成伤害,便接着说:“我并不是瞧不起你,而是希望你能有更大作为,生活得更好。”但说这话已没有多大实际意义,余非心里头反倒更难受了。 自己真的没有理想抱负了吗?余非不断地问自己。记得小时候他是所在单位院子里的孩子王,那个时候就树立了要当大官指挥千军万马的意识;再大些的时候他觉得钱可以买到好衣服,可以买到旱冰鞋,他就有了要挣大钱的欲望;母亲的厂子改制时,看着许多工人面临下岗时的那种绝望神情,他又有了要拯救万民做救世主的愿望;甚至待生理成熟之后对女性的渴望日益强烈,他竟有了要征服天下美眉的幻想。但不论这些想法是理想还是荒唐,到如今他一个也没实现的可能。非但如此,余非一想到自己不仅在单位受人排挤,还冒犯了这里的一市之长,就感到前所未有的失落和无助。 但是不是真的就此沉沦、破罐破摔呢?余非说到底还是不甘心,自己怎么着也苦读了十几年,虽称不上满腹经纶但也并非不学无术,虽貌不比潘安但也绝非丑陋之辈,如果不混出个人模人样,不让几个绝代美眉拜倒在自己面前,实在是白来世上走一遭。 想到这,余非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处境,同时寻求新的突破口,为能够改变现状,也为了心中的梦想。 如何使王晓慧市长原谅自己是眼下必须解决的问题。余非不会不知道一个市长的能量有多大,除非自己有办法跳出这个圈子,或者说能寻求新的发展空间,否则就不得不想方设法消除王市长脑中对自己的不好印象,甚至可以说是恶劣的印象。那么自己能寻求更好的发展空间吗?余非没有这个把握,他也曾出去闯荡过,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也很无奈,如果自己走得不够顺利,非但前途堪忧,就连生存都成问题,还不被叶仙儿比成一坨屎啊!当然不是叶仙儿非要与他比,而是他自己将更加无法面对叶仙儿,也无法面对自己。 既然如此,那只有先改变在王市长脑中不好印象这一途了,然后搞好与单位领导的关系,尽可能地铺平自己前进的道路。总而言之,余非意识到,他再也不能“混”日子了,不论是要实现任何诸如做大官、挣大钱、泡美妞之类的美梦,还是诸如拯救世人于水火、促进祖国繁荣昌盛之类的大理想,实际上这些本不矛盾,但继续这样下去都只会成为美丽的泡影。 余非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苦思冥想写了一篇关于进一步加快修州工业经济发展的理论调研文章,小心翼翼地署上王晓慧的名字,然后待王市长回家后便敲响了她的房门。 “是你?”王晓慧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余非,“有事吗?”余非递上已经打印好的那篇文章,说:“王市长,我写了一篇理论调研文章,如果您认可的话,我想以您的名义安排在新一期的《修州社会科学》上发表。”王晓慧迟疑了一会儿,接过文稿瞄了瞄,“你怎么想到替我写文章?”余非有些结巴:“我……我……上次的事……真不好意思……我可能是误会您了。” “算啦。”从王晓慧的语气中,她显然没有把那件事太放在心上。她是一个饱经世事的女人,又岂会轻易记恨一个小小公务员的鲁莽之举,“你知道误会就好,以后做事不要太冲动了,即使遇到了挫折,也要先使自己平静下来。” “我知道,我知道。”余非连连点头,“我那天因为心中郁闷,多喝了点酒,所以言行有些失控,以后再也不会了。”王晓慧说:“看来你有悔改之意,这样吧,你把稿子放在这,我有空看看。”随后将门关上了。 余非回到自己屋里,心情无法平静,不知道自己的苦心能否被王市长认可,不过,无论稿件质量如何,王市长已经体会到他的悔改之意却是毫无疑问的。余非从她能够接下自己的文稿可以看出这一点。 心情变得舒畅了一些,余非取出电脑,接通了网络。前女友叶仙儿在线上,她主动地向余非打招呼。余非便问了她一些有关办画展的事,对方回答一切顺利,正在筹办当中。“不过……”叶仙儿说,“不过办画展需要一大笔资金,我虽然四处筹借,但还是有不小的缺口。”余非听那口气似乎想要他出把力,心想自己工作这一两年虽没落下多少钱,但七八千元还是有的,索性都拿去支持她一把吧,谁叫自己和她“一日夫妻百日恩”呢?“不知你的缺口有多大,要不我也帮你想想办法吧。”余非说。叶仙儿听了显然很兴奋,“那太好了,我都不知如何向你开口呢,没想到你还对我这么好。”“应该的,应该的。”余非感觉能帮到昔日的恋人很是畅快,问道:“到底还差多少?”叶仙儿说:“大概十几万吧,不知你能帮我多少?”“啊……”余非惊得半天没回过神来。 怎么办呢?自己这点积蓄显然远远不够,但如实相告又似乎很没面子,余非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干脆豁出去了!余非咬咬牙,对叶仙儿说:“你给我一点时间,我帮你去筹那十万。”话一出口,余非就有些后悔,但紧接而来的感谢之声又让他获得了男人特别看重的那种满足。余非从视频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叶仙儿哭了,那感激的泪花仿佛要将自己融化,实在是太爽啦。 二人越聊越动情,叶仙儿甚至感叹:“如果当初你硬要留我,我不一定狠得下心和你分手。”其实她说的并非实情,当初无论余非如何挽留,她都执意要去追求什么理想,现在反倒怪起余非来。但无论如何,这话让余非听起来颇为受用,至少说明叶仙儿还十分留恋他。“我真想你此刻就在我的身边,我可以躺在你的怀里入睡。”叶仙儿的话再次激起余非情欲的波澜。

06 叶仙儿离开余非来到北京后,通过同学的介绍,在一家艺术品拍卖行工作,业余时间便拼命创作油画,希望有朝一日能名震京城。然而一年多过去了,她的作品仍然没有得到人们的认可,她都有些泄气了,怀疑自己当初离开余非是对还是错。直到有一天,她结识了一位法籍华人,才开始升腾起成功的希望之火。 这位法籍华人叫章俊龙,出生于甘肃兰州,早年留学法国,后来便在那儿定居。近年来,他看中北京这人文荟萃之地,经常来往于北京和巴黎之间,进行艺术品的贩卖,大赚了一笔。叶仙儿就是在一次拍卖会上认识他的,进而有了一些不深不浅的交往。 当章俊龙得知叶仙儿是油画系毕业,且创作有不少油画作品后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专程到她的出租屋看了她的作品,认为她的创作风格独特,在西方文明中适当表现了东方气韵,很有艺术感染力。 章俊龙当即买下了叶仙儿一幅名为《谁能看见我在流泪》的个人肖像画,让叶仙儿兴奋不已。特别是半月后他告诉叶仙儿说这幅作品在法国很受欢迎的消息,更是让叶仙儿激动万分。章俊龙伸出两个指头对叶仙儿说:“你猜我从那幅画中赚了多少?”叶仙儿答是:“两百元。”章俊龙笑着摇了摇头。叶仙儿便惊呼:“难道是两千元?”章俊龙点点头:“准确地说是两千美元。”叶仙儿差点没跳起来。 这倒不是叶仙儿气恼自己将作品贱卖了,而是自己的作品能有这样的身价让她简直难以置信。高兴之余,她仍不忘联系远在修州市的余非,这个她曾经的男人。至于是出于何种考虑,那是很难说清的,显然不是完全出于炫耀,用以证明当初离开余非没有错,更多的还是出于一种倾诉的愿望,她需要与人分享她的喜悦。 余非除了祝福别无他话。他的心中是酸涩的。他从市委宣传部调到市社联后,一直郁郁寡欢,总想冲进王市长的房间去质问她何以如此霸道,但始终迈不开腿。即使与她面对面之时,就像上次以呈送报告之名进入她的房间,竟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他是何等地不堪啊!现在,他的女友叶仙儿就快成功了,他的心除了为她高兴外,更多的却是失望,对自己深深的失望,他甚至觉得叶仙儿离开自己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这天晚上,余非在酒馆喝了一通闷酒,返回住处时已是晚上十点多。他伸出晃悠悠的手准备开门,却不小心将钥匙掉落地上,因此只好蹲身捡拾起钥匙,可就在此时,他回头看了一眼王市长的房门,心头不禁升腾起了一股愤怒。他站起身来,狠狠朝那房门踹了一脚。“砰”的一声,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不禁暗暗叫苦,心想王市长还没回来就好。 余非连忙用钥匙再开自己的房门,可越紧张越插不进锁孔,就像当初他第一次进入女友身体时一样。正在这时,王市长的门开了,只听王晓慧在后面说:“刚才是你踢我房门吗?”余非装作没听见。王晓慧火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余非只好转过身来,装糊涂地说:“哦,王市长啊,有人踢你房门吗?我没看见啊。” “没看见?”刚刚发生的事情,就在门外的余非竟然装得若无其事,王晓慧心中已有判断,因此故意说:“既然如此,我打电话叫人查一查,调出监控视频看什么人出入了,再看看我门上的脚印到底是谁的,让他吃点苦头。”转身假意去取电话。 余非一听,急了,连忙追了进去。他来到王晓慧跟前,半是责备半是恳求道:“你干吗如此心狠,这么一点小事也要大张声势?”王晓慧拿起电话的手又放下了,对余非说:“这么说踢门的人就是你了。”余非知道不认账也不行,便硬着胆子说:“是我又怎么样?你干过比这还狠得多的事情呢。” 王晓慧有点诧异,问:“你在说什么呀?”余非借着点酒劲,鼓足了勇气,说:“你授意将我从宣传部调到社联难道我会不知?你也太会公报私仇了。”王晓慧一脸茫然,“怎么会,你被调到社联啦?”余非见她装糊涂,更气了,心想真是个老官僚,做了坏事竟然若无其事。余非说:“我只不过和你的小保姆闹过一点点不愉快你就这样,要是再严重一点,你是不是要雇凶杀人了?”“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王晓慧仍然一脸的无辜。余非说:“我都为社联递过报告了,你会不知我调到了社联?你真够……虚伪的……”余非心想反正今天算豁出去了,索性把心中的憋屈一股脑说出来。 “你说话注意点分寸,别说我不知情,就算是我安排的,你能这样跟我说话吗?”王晓慧大喝一声,把余非给镇住了,酒也似乎醒了一大半,赶紧退了回去。 余非蒙着头睡了一晚之后,清醒后头脑里更多的是惶恐和不安。他开始意识到,他冒犯的不仅仅是一个女人,他是以普通机关干部的身份严重亵渎了一个市长的权威,他会遭到什么样的报复,不得而知。他只知道,自己仅仅得罪了王市长的一个小保姆即被调离了宣传部,而这次的性质无疑远远超过上次。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赢大钱资料发布于学人档案,转载请注明出处:第08节 公务员 熊学义(非池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