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第29节 公务员 熊学义(非池赋)

29 余非尽管心中郁闷,很不痛快,但第二天杨义平的到来,却给他注入了 新的活力。 杨义平是拿着几沓材料到宾馆找他们的,余非一看是蔬菜种植方面的内容,连声道谢:“真是有劳你了,我正需要这些东西。”杨义平请他们一起吃早餐,席间笑着对余非说:“我昨晚也没睡好,你看看,和你一样有了黑眼圈。”余非一看,果真和自己一样,不过他心里暗自叹息,谁会知道自己昨晚竟是为下属嫖娼的事折腾半宿呢?杨义平又说:“其实种植技术方面的资料倒不难找,只要花时间去书店,更详细的都有,只不过那些多是理论方面的知识,实践起来并不容易。”余非点点头:“也对,可到哪里去寻能够手把手教我们的师傅呢?” 听杨义平这么一说,余非稍稍放宽了心,但还是有些不太相信,朱三元真有这么大公无私吗?不过,余非又一想,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干脆到山东跑一趟。 打定主意后,余非立即向杨义平辞行:“百闻不如一见,我去拜会一下这位村**,听听他的意见。”杨义平挽留道:“你才刚来不久,别急着就走,我带你到厦门的风景区转转吧,也不虚此行。”余非说:“已经收获不小了,不过我肯定还会再来麻烦你的。”杨义平说:“真的不再住了?”余非摇摇头:“我的心已飞到山东去了。”杨义平笑着说:“说实话,刚见到你时,看你这么年轻,我还担心你不一定能办好此事,不过现在我放心了,相信你一定能在青远乡搞一次绿色革命。” 为节省开支,余非叫杨翠翠直接回修州去,他和邬子枫两个人去山东就可以了。杨翠翠老大不高兴,但又不敢不服从余非的安排,只得撅着嘴勉强答应。杨义平见状,便留杨翠翠到厦门多住一会儿,余非也没有反对,既然他们是一个村子的,多聚聚也无妨。 杨义平执意要为二人买去山东的火车票,余非推辞了一番,但考虑到钱已不多,也就由着他了。临行前,杨义平递给余非一张纸条,说:“这上面写了一个人名和电话号码,在寿光若有难处,可找到这个人,就说是我的亲戚,他一定会设法帮助你们。”余非接过纸条,鼻腔一热,差点掉下泪来,原来乡亲如此可敬,自己作为一乡领导,哪有不把工作做好的道理! 火车抵达济南,二人出站后,准备转乘汽车去寿光,余非才发觉钱包被偷了;而且要命的是,杨义平给他的那张纸条就放在钱包当中。邬子枫翻翻口袋,还有几百元,到寿光是没有问题,可是到了那里吃住却是一个问题。余非想了想,到了寿光再说,如果朱三元不愿接待,再打电话给厦门的杨义平,告诉他纸条丢了,叫他再提供那位山东朋友的电话。 寿光虽然是县级市,但在朱三元的示范带动下,通过全市几年的共同努力,已成为著名的蔬菜种植基地和蔬菜集散地,每天到这里调运蔬菜的客商络绎不绝。在汽车上,余非就已听到了不少“菜经”,说什么大棚就像聚宝盆,一年四季都产金。听得余非耳热心跳,激动不已。心想,要是青远乡能像寿光一样在菜里淘金,那该多好啊。 梦想归梦想,可现实是口袋里没有钱,还要去“蔬菜大王”家里拜师,人家能接纳吗? 坐车来到朱三元所在的绿元村,天色已暗,余非二人只得摸黑前往。但不巧的是,当他们好不容易找到朱三元的家,朱三元却到延安传授种植技术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余非心中直叫苦,好不容易来一趟,二人该何去何从呢?不想朱三元媳妇儿说:“你们大老远的从南方跑到山东来不容易,就安心住下来,吃饭就在我家里吃,村部有床铺供你们睡。”女主人的热情让余非稍感安慰,但朱三元不在,又如何拜师问计? 果然,朱三元的媳妇儿当晚就介绍了村会计给余非,让余非二人在他家的大棚里实践学习。 村会计叫朱由桂,第二天就很热情地带余非二人到自己的大棚参观。余非边参观边了解到,这个村子共有住户200余户800多人,可耕地面积1300亩,其中大棚蔬菜占地500亩,大田菜100多亩,优质果树占地500亩,剩余的很少一部分是粮田。全村年总收入3000多万元,人均分配近万元。 朱由桂说:“我们村还成立了多家集体性质的公司,包括蔬菜加工与流通、农资销售与服务等各个方面。按老**新版管家婆一句话赢钱,的意思,挣到的钱要用于进一步发展,逐步达到农业农场化、农民职工化、生产标准化、产品国际化的目标。目前,村里正立足国内,面向国际,完全按照标准化种植,以公司为龙头,以基地带农户,全面推进无公害蔬菜生产。” 余非听得如痴如醉,这个村真是了不起。他随后问了朱由桂一些具体的问题,比如建一个大棚要多少钱,会有多少收益。朱由桂回答,投资一个普通的冬暖式大棚要一两万元,不过一年下来赚个三四万元没问题,如果侍弄得好,还可以多赚些。 如此说来,每个大棚保守估计可纯赚一两万元,十个大棚可就一二十万元!余非心想,青远乡的农民要是有这么高的收入,穷乡僻壤的称号可就要甩他娘的十万八千里了。不过余非也有些疑惑,绿元村究竟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它的发展模式是否可以嫁接到青远乡?

管家婆一句赢大钱资料,39 30个蔬菜大棚在大家的精心培育下,三四个月间都先后结出硕果。有个种黄瓜的村干部,面积仅六分地的大棚收获黄瓜3万斤,其个头、体型、色泽都比本地产的普通黄瓜高出许多,引来一片惊奇的目光。朱三元派来的技术员说:“如果技术掌握得更好,产量还要比现在高出不少。” 余非立即组织力量到周边乡镇和县城进行销售,30个大棚不算难消化,再加上品质比本地的强,十几二十天便基本卖完。一算账,30个大棚平均获利7000多元。寿光的技术员说:“这冬暖式大棚可以四季种植蔬菜,还可以多个品种套种,全年收获下来,除去成本每棚能净赚两万元左右。”大伙一听,兴奋不已。以前只是听他们这样说,而现在眼看它成了自家的现实,怎不让人激动! 不用乡党委、**推广,单亲传亲、户看户,要求建蔬菜大棚的干部群众一下子增加了230余户。而青远乡连接国道的水泥公路建设项目也已启动,拉土方的车子来回穿梭,蔚为壮观。 余非当然喜上眉梢,唯让他不放心的是,乡**机关头号美女杨翠翠变得越来越忧郁了,很少见她开怀一笑。她这是怎么啦,难道还在为自己数月前拒绝她的事而耿耿于怀?余非决定找她谈一谈。 这天,杨翠翠在给**办公室送文件之时,被余非叫住了:“小杨,如果没什么事就在这坐一会儿。”杨翠翠回头看了看,说:“余**有事就吩咐,我不敢坐。”余非已不是第一次面对她的冷淡了,所以想打开她的心结。余非说:“何必这样说呢,难道你还在为几个月前的事生气?”杨翠翠回答:“我哪敢生你的气,你是党委**,我算什么!”余非只好强挤笑容,“小杨啊,你是一个好同志,你知道吗,很多人喜欢你呢。”杨翠翠问:“包括我们的党委**吗?”余非一愣,不知说什么好。 杨翠翠起身要走了,走之前她的一句话让余非好半天没回过神来。只听杨翠翠说:“余**,估计用不了多久,我们青远乡会有大事发生。” 但过了些日子,一切风平浪静,余非也就淡忘了杨翠翠所说的话。尤其是发展蔬菜产业和兴修水泥公路还有大量工作要做,余非忙前忙后更加少有空闲。 这第二批230余户农户建起蔬菜大棚之后,销售恐怕就是一个问题了。可绿元村有言在先,如果要使用绿元村的销售网络,以“绿元”品牌出售,就必须做到三统一,即种子、农药、肥料统一供应、统一管理、统一标准,而目前的青远乡种植户并没有完全做到,不少农户考虑成本等因素,种子、农药和肥料有的是就近购买,有的是就低价购买,蔬菜产品的质量自然比不上绿元村的正宗货,因此绿元村只能部分收购加工。余非对此也无可奈何,有些农户是既想发财又舍不得下本,看来只有通过他们自己多比较才能作出他们认为正确的选择。是买绿元村的农资接受统一管理以获得“绿元”品牌销售资格,还是自产自销,余非将选择权让给了农户。 对于自产自销的农户,余非也没有放手不管,而是积极派人赴厦门与做蔬菜生意的杨义平联络,请他回家乡组建销售运输公司。这杨义平在外面拼杀了那么多年,积累了丰富的蔬菜销售经验,也有意将生意延伸到家乡,一方面为家乡人做点事情,另一方面也扩大自己的生意规模。他看过了带到厦门的蔬菜样品,觉得品种和质量都不错,因此满口答应近日回青远乡实地考察。 邬子枫从厦门回来,立即向余非汇报了与杨义平洽谈的情况。听了汇报后余非很高兴,他拍着邬子枫的肩打趣地说:“这次没有杨大美女陪你去,你一定不爽吧?”邬子枫斗胆反问:“莫不是余**故意不让她随我去?”余非说:“我会那样做吗?其实派你去之前我已问过她,毕竟杨义平和她一个村子,关系又好,可她这次说身体不舒服,我也不好勉强呀,因此改派别人和你一起去。”“哦,是这样啊。”邬子枫若有所思,“我以为余**还为上次去厦门的事生气呢,故意不让女同事和我靠近。”余非一听,笑着说:“你上次去色情场所的确不该,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何况那5000块钱你也还了,我怎么会死揪不放呢!对了,这次去厦门没有再找按摩女吧?”邬子枫连忙摆手,“不敢了,不敢了。”随后问道:“余**,你刚才说杨翠翠身体不舒服,知道她哪里不舒服吗?”余非说:“这个恐怕要你自己去问。”不想邬子枫垂着头,无奈地说:“我也不知她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总之始终不肯接受我,近来对我更是冷淡,唉。”余非听后,一时无语。 不过,就在杨义平快要回到家乡之时,青远乡突发惊人案件,影响十分恶劣。这案件极大地损害了党员干部和乡人民**的形象,至于会不会影响到杨义平回报家乡的信心,还有待观察。 这案件发生于晚上,当时余非在办公室正挑灯夜读,突然听到女人的一声尖叫:“救命啊,快来人啊,有人强**啊……”余非赶紧循声而去,其他干部也已闻风而动。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堂堂的**机关,竟会上演如此不堪的一幕。施**与被**的男女主角究竟是何人暂且不提,总之此事让余非大为震怒,当即通知派出所民警将狂徒一举拿下。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赢大钱资料发布于学人档案,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9节 公务员 熊学义(非池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