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共和国秘使

省爱国战线负责人高兴地喊起来:“真的?你肯留在老挝,媳妇叫你随便挑,给最漂亮的!要几个给几个!”将军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拧着湿淋淋的衣襟说:“怪我们疏忽,被搞了一个措手不及……”那是参加亲王宴请之后的第4天。吃过早饭,段苏权将军把大家召集一处,说:“今天我们都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一起去寮中央参加泼水节。”“噢——”大家立刻欢呼雀跃起来。紧张的战斗主活,已使大家颇感疲劳,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松弛一下身心,怎么能不高兴呢?再者说,参加泼水节,除了娱乐之外,对于这些秘密外交官来说,还有着体察民俗民情,增进中老友谊的特殊意义。泼水节是老挝人民的旧历年。追溯泼水节的来历,在老挝、在泰国、在中国云南傣族群众中还流传着这样一个动人的神话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天神和人打赌。天神靠的是魔力,人靠的是智慧,结果人赢了。天神输得很惨,输掉了一颗头。这个头却使人受到更大威胁。如果把天神的这颗头放在大地上,大地就会塌陷;如果把头丢入大海,大海就要枯干。怎么办呢?聪明的人想出个办法,将天神的头放在了一个特制的银盘子里,每隔365天,还要浇一次水,带有祭祀的意思。久而久之,浇水这一天就演变成了后来的泼水节。在老挝,泼水节又称送千节。4月中旬,正是半年旱季结束,半年雨季来临之际,人们用泼水来寓意送走干旱季节,求神下雨。开始,泼水节首先要给国王泼,然后才互相泼;而且只准泼脚,不准泼头。后来才发展成全身泼洒,形同打水仗一般。参加泼水节,人们总是穿上最漂亮的衣裳,互相泼水以示祝福。水泼得越多,祝福就越诚挚,被泼的人就越高兴。而对于妙龄少女来说,泼水节已成为挑选意中人的日子。在泼水节这一天,人群中总是活跃着许多青年男女,彼此向异性投去探询的日光。如果一方看中了另一方,便把大盆的水泼到对方头上身上,以此表达自己的爱幕之情。而另一方,如果有意则会全力回敬。尔后,他们会你追我赶地钻人丛林,倾叙衷肠,甜蜜幽会。当年入老参战的中国军人,回忆起在老挝的生活,总免不了自豪他说:我们不但参加了老挝的抗美救国战争,而且起到了中、老两国人民进行文化交流的作用。他们谈到许多有趣的事情,其中也包括“泼水”的故事。曾经入老参战,现任空军某部政治部主任的张之铸这样。回忆:老挝人民并不是一定要在过泼水节的时候才泼水,大凡有了喜庆高兴之事,都要泼水热闹一番,就像我们放鞭炮以示庆祝一样。记得巴特寮和王国政府停火后,驻地村子组织庆祝会。和我们中国军人一道联欢。先在山坡上搞宴会,支起一排排长条桌,是将竹子弄扁了做成的长条桌,很长,每个桌子有十几米长。老挝的男人都当兵打仗去了,所以村子里男人少,女人多。我们部队里当然是男人多,女人少,就那么几个“白衣战士”是女性。他们待客很有趣,主人客人、男人女人穿插着坐。双方领导讲过话后,宴会开始,就是手抓饭和煮牛肉。他们搞宴请一般就是宰杀一头牛。煮来请大家吃。因为缺盐少调料,我们吃不馈,而且不用筷于用手抓,我们受不了。但老挝的姑娘又热情又大方。对我们很尊敬,抓了饭,抓了肉送到我们嘴里,这饭这肉就非吃不可了。何况人家那么热情,那饭菜也就添了滋味。我们就学着她们的样子,也抓了饭抓了肉,送到她们嘴里,她们非常高兴。吃过饭就联欢,互相泼水,喊声笑声响成一片。最惨的是我们部队去的四个女兵,没经验,穿了白的确良衣服。天气热么,上下都是薄簿一件,叫水一泼,整个“透明”了。逃也逃不赢,被老挝群众围住,瓢浇盆泼,就那么“透明”着抱成一团,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羞还羞不过来,哪敢“透明”着去战斗?欢乐够了,请村民们到我们部队看电影。我们每到一地都是自己盖房子。部队里能人多,竹楼盖得很漂亮,比当地老乡盖得好,竹楼四壁、窗框还编了各种花纹;棱形、方形、圆形。老挝群众看了都发出惊叹的噢噢声。向我们求教、学习。我们师部用竹子盖的礼堂,有30米宽,50米长,在上寮地区可说是独此一家,老挝群众看了更是惊叹不已。最使他们佩服羡慕的是我们的菜地。他们种地不上肥,特别是不用粪肥。他们认为粪是最脏的,平时见我们积粪肥,都捂住鼻子躲,捂住鼻子笑,躲很远了还回头笑。他们没有厕所,解手都是在河里,妇女把筒裙往头上一顶,就光光地蹲到河里去了。他们不积肥,看到我们的菜长那么好,又发愣,接着又竖大拇指。我们师在4个月时间里就收获了近40万斤各种蔬菜,吃不了就支援当地老乡。老乡们一边竖起大拇指夸我们,一边还是捂住鼻子笑我们弄粪。看来只要成了传统,风习就不好改……当年入老参战,现任空军某部后勤部副部长袭利军回忆说:刚到老挝时,我傻乎乎什么也不懂。那时我在汽车连当司务长,带了5个兵上山砍柴。汽车停在山下村子里,我们上山砍柴。当我下山找汽车时,看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在家门口望我。我们出国有严格的纪律,所以下敢多看那姑娘,只是东张西望找汽车,不知司机把车移到哪里去了?我走得很慢,谢天谢地,那位老挝姑娘在我走近她家门口时,忽然转身回屋了。我便松口气,放心大胆在前走。不料,刚走到那姑娘的家门口,那姑娘忽然端盆水出来了,没容我弄清怎么回事,一盆水冲我劈头浇下,浇得我全身打个激灵。一口气憋住半天没透过来。我脖子上还吊着个冲锋枪呢,和我全身一样被浇得水淋淋。糟了!我心里忽然闪过个念头:一定是哪里不注意得罪了这位姑娘,出国违犯纪律,又是跟一个姑娘……哎吁,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我吓得回头就跑,逃命的一样。找到翻译后,我惊魂未定,用委屈的声音讲述了经过,怕为这件事讲不清受处分,谁知翻译听过之后哈哈大笑,说:“傻瓜,她是喜欢你,对你产生兴趣了!老挝姑娘求爱才给你一盆水呢,你要是答应就该也浇她一盆水才对呢。”我松了一口气,抓着脖子嘟囔:“幸亏不懂。我要听了你的也浇她一盆,那可真完了。吃饭的家伙也难保了……”我当司务长,考虑的自然是柴米油盐,部队一住下,便组织人下地搞生产。地就开在路边,天气酷热,我们干活只穿了背心裤衩。路上过来一群老挝妇女,挑着担,担子两头各拴一个小篮于,飘漂摇摇狠有诗情画意。老挝妇女很有意思,结过婚的常赤裸着上身,颤悠着两个Rx房走路。奇怪的是走到我们身边,全大惊小怪地停下来,指着我们又说又笑。我们听不懂,只好停下来跟着她们傻笑。这一来她们更开心了,指指点点,笑声一阵高过一阵。直到翻译来了,才弄明白。在老挝女人可以光背,可以赤课上身干活:男人可是不允许,光背不行,穿背心裤衩干活也不行,难怪姑娘媳妇们要取笑我们。我便笑着叹气说:”唉,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老挝宴请我们,就是宰牛吃牛肉。我们宴请他们可就不同了,中国莱是闻名世界的。记得部队归国前夕,宴请了老挝同志。当地盛县、乡领导都来参加了,我们给他们做了10几道菜,每道菜都被吃得一干二净,而且赞不绝口。那时,我已从司务长提升为后勤助理,还没离开原任,便亲自下厨房为他们做了个湖南的家乡菜——扣肉,他们吃得非常香,朝我坚大拇指,夸个没完。《聊斋》上有这么个故事:说一个商人泛海被浪冲到南方一片陌生的土地上。当地土著人要杀他,他忙拿出船上的食品请这些人吃,以换取生命。土著人吃后,赞不绝口,请来他们的大王叫这个商人给做饭吃。大王吃过后,不但高兴夸赞,还指定了一个姑娘赏赐给这个商人,婚后生了孩子。这个故事我是相信的。因为我做了好菜,受到夸赞,也闹出个类似的笑话。我说:“我们要回国了。首长们既然夸我做的莱好,那我就留下来给你们做饭怎么样?”“真的?”老挝一位省爱国战线负责人两眼一亮,显然认真了。他高兴地喊起来:“你肯留在我们老挝,媳妇叫你随便挑,给最漂亮的!要几个给几个!”这下子我可狼狈透了,忙不迭逃离了现常在老挝,我们还看了他们国家杂技团的慰问演出。演出后,团长向我们介绍,说他们的团员都是中国的夏菊花培养出来的。怪不得节目看着眼熟,都是中国的传统节日:顶碗、踩钢绳、软功……当时炊事班的战士们都说:夏菊花为中老文化交流做出了贡献,我们也为中老文化交流做出了贡献。谁能说做饭炒菜不是一大文化?当然,泼水过节也是文化。9点整。浓雾弥漫,群山像是浴后的处女,裹藏在缥缈的纱帷中;太阳像个顽皮的少年,悄悄地从浓密的原始森林里探出头,轻轻地,轻轻地撩起那帷帐,于是,雾纱飘升,化作一条条白色的绸带,把一个个山峰缠上又解开,解开又绕上……段苏权将军领队,工作组全体人员排成一队向寮中央所在地那垓走去,每个人的千里都拿着一件泼水器具:有的提着一只水桶,有的拎着一个脸盆,有的拿着一只水瓢,有的则抓着装满水的酒瓶。工作组住地距那垓不过四五里路,走了不到1个小时。就来到了寮人民党中央书记处。“中国同志来了!”随着警卫战士的一声喊,人民党中央总书记凯山·丰威汉,副总书记诺哈,书记苏发、坎代都迎出来,见到段苏权所带队伍的架式,忙用刚学会的中国话说:“今天冷啊,少泼水!”“好!好!”“不泼不行。”……大家嚷嚷着,拥进会议室。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像涌动的春潮。因为是第一次参加泼水节;而且又是给老挝党的领导人泼水,工作组的同志一时有些拘束,不忍心将他们的衣服弄湿,只是象征性地用树枝蘸上水酒在他们的身上。“谢谢中国同志,谢谢中国同志!”老挝党的领导人承受着’“雨露滋润”,连连道谢,外面一阵喧闹,是越南顾问团在阮仲永的带领下给寮中央领导人泼水祝贺来了。段苏权和中国工作组的同志们便起身告辞。这里有些微妙的关系不好处。工作组的胡正清曾经参加巴特寮总政治部举办的第二期政治集训.就因为同老挝同志关系友好亲密而引起越南顾问的戒备与排斥。他说:——下午,我参加班里讨论,收集材料。休息时,我到哪里,哪里的巴恃寮就把我团团日住,友好交谈……当我从巴特寮中间回到临时办公处时,越南顾问对我开始戒备。原来,他同政治部刚主任松旺谈工作都是用老挝语,现在改为用越语。我们只有老语翻译,请他仍用老语,他说:“越南人应讲越南本国语言。”松旺发现越南顾问“吃醋”,很尴尬。想改变原来的安排,让我去住招待所,我坚持留在集训班,没走。晚上,我参加讨论汇报会。老挝人用老语汇报情况是无可非议的,越南顾问却无理要求:“你们都用越语汇报。我的老语水平不高,怕翻译不准确。”我说:“本国人还是讲本国语言为宜!”松旺怕我同越南顾问闹起来,马上调和道:“同志们汇报时既可以讲老语,也可以讲越语,我来当翻译。讲老语时,我翻译成越语。讲越语时,我翻译成老语。”各班汇报之后,松旺用越语同越顾问交谈,准备请我讲话。越顾问一面使眼色一面建议休会。我的越语不好,但同越南顾问打交道半年多,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能听懂这些简单的语音。立即告诉松旺副主任:“我听懂了,就是让我们讲,我们对兄弟国家也不会有什么‘指示’,请休会吧!”越南顾问已经狼狈不堪,松旺也显得不安不自在。为防止类似胡正清所遇到的这类情况再发生,所以段苏权在越南顾问回来到时,即带领自己的人马告辞了。工作组的同志沿着蜿蜒的小路迤逦而行,返回驻地。途中有条涓涓流淌的小溪。一座木桥静静地卧在溪水上,西边草木丛生,山石林立。段苏权第一个登上小桥。他有心事,步子缓慢。忽然,从小溪旁的草木丛中钻出一个人,直扑向将军。满腹心事的段苏权听得身后有响动,不曾回过神来,一盆冷水已经兜头浇下,浇得将军全身一凛,脱口叫出“哎哟”一声。随着这声“哎哟”,平地爆发出一片欢笑。哈哈哈,格格格,便有一群老挝青年从草丛中,山石后钻出来,冲锋一般围裹逼迫上来,把一盆一盆的冷水泼在中国同志们的头上,身上。这是一场有组织、有顶谋的“伏击”。工作组猝不及防,一个个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阵脚一时大乱。人们东跑西藏,各自”逃命”,唯独段苏权“每临大事有静气”,水淋淋冻得发抖,兀自不忘双手合十,向“袭击者”表示感谢。见到中国同志的狼狈相,这群老挝青年男女的兴致更高了。他们一边尽情地瓢泼盆洒,将冷水倾倒在中国同志身上,一边还欢快地用老语向中国同志表示祝福——“沙伯。”“沙伯。”一位穿圆领衫的姑娘最为活跃,跑前跑后,又喊又叫,进行现场指挥;工作人员胡正清刚被一个小伙子泼了一脸水,尚未抹掉,这姑娘就从背后顺着胡正清的衣领又灌进去一瓢。灌得胡正清噢噢连声,浑身发抖。司机小韩年轻气盛,不服输,想夺回水瓢还击。不料身后起来一声咿哨,七、八个老挝的小伙子一拥而上,将他抬起在半空,喊起号子,不容小韩告烧,已将他在号子声中扔了出去。小韩的身体在天上划了一个漂亮的弧,扑通,落进了溪水中,浪花泡沫四散飞溅,在阳光下闪出金光银晖。小韩挣扎着从水中爬起身,跌跌撞撞逃向对岸。那副狼狈样儿逗得老挝青年又发出一阵青春洋溢的开心大笑。不知什么时候,警卫员小刘提来两个装满水的水桶,一扬臂,一桶水成扇面形泼洒出去。力大水急,全部命中目标。接着,换桶挥臂,又一桶水泼出去,再次得手。老挝青年在这一凌厉攻势下,纷纷退避,忙不迭去擦抹脸上流淌的水系。工作组的同志们赢得这一喘息机会,纷纷用水瓢、水桶、脸盆到小河沟里装满了水,一阵集团冲锋式的反击,泼得老挝青年们嗷嗷叫喊,一个个夺路而逃。洒下一路水花一路欢笑……工作组并不追赶,急忙整顿队伍,以备再“战”。人马集中后,彼此一看。都禁不住哈哈大笑。来的时候大家衣冠楚楚,现在全变成了淋漓寒颤的落汤鸡。段苏权将军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拧着湿淋淋的衣襟说:“怪我们疏忽,被搞了一个措手不及。”警卫员不服气地“哼”了一声:“他们肯定是寮中央机关的干部,趁我们给凯山·丰威汉总书记他们泼水的时候,偷偷跑到这里埋伏起来的。”胡正清扯着衣襟,让水湿冰凉的衣服少贴点肉,心有余悸他说:“唉,那女伢子太厉害了,真灌,一瓢水全灌进来了……”司机小韩提着一桶水走过来,自告奋勇:“这次有准备有经验了,我在前面开路!”夕阳西下,余晖缥缈。已是吃过晚饭的时候。工作组的同志三两对坐着摆龙门阵,忽听外面一阵悦耳的芦笙传来,纷纷跑出门张望。原来是凯山·丰威汉等同志率寮中央的全体机关于部回拜中国同志来了。“欢迎,欢迎!”段苏权迎上前去,同凯山·丰威汉同志热情拥抱。凯山·丰威汉轻拍段苏权的后背,真诚他说:“沙海段,我代表老挝人民党中央感谢中国同志对老挝革命和建设的真诚支援;大家来了一年多,非常辛苦!借今天泼水节的机会,请同志们尽情地跳舞吧!”工作组驻地的一片林间空地上,四周树木挂起了汽灯;红的、黄的、蓝的,将夜幕下的古老原始的森林妆扮得像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童话世界。借着溶溶月色和多彩的灯火,老挝同志敲起“龙崩鼓”,吹响芦笙芦笛,跳起了欢快的舞蹈。热烈的气氛中,小伙子和姑娘们不时发出粗犷的充满青春活力的叫声。于是,工作组的同志被激起热血和炽情,纷纷下场,学着老挝兄妹的样子,加入舞蹈行列。寮中央宣传部长,下寮一位著名的民间欣手沙兰,嗓音圆润嘹亮,边舞边唱,将晚会的气氛推向高xdx潮。凯山·丰威汉总书记在这个时候,完全像老挝人民的普通青年一样,一边随着欢快的节奏翩翩起舞,一边为他的宣传部长鼓掌击节,发出阵阵愉快的叫好声。舞到兴致勃发处,泼水又开始了。开始还是边舞边动作,你洒我一点,我洒你一点,渐渐地,情绪越来越高涨,发展到你浇我一瓢。我泼你一桶。终于变成了“打水仗”。人们三两一伙,互相对泼,互相追逐;灯光下水花四起,珠沫飞溅,在地上汇成条条水流,又被追逐的脚步重新踏起,迸向四面八方……司机小韩似乎要报中午的“一扔之仇”,拎起水桶转圈泼“横扫”一大片。顿时间,阵线大乱,人们再也不分“敌”“友”,水流满面想分也分不清了,弄到水就泼,只要泼到人身上就是一个痛快。混战中,翻译郑国才认出了参与白天“伏击”的那位老挝女青年,叱喝一声:“就是她,中午就是她带头,别放跑她!”工作组的同志闻声包围过来,也来不及“审讯”她中午是怎么有组织有预谋地搞伏击了,一盆盆一桶桶的水直向她泼去。姑娘身陷重围,知道逃不脱这一劫,索性捂住脸,低了头,吱吱哇哇叫喊着,毫无抵抗地任凭大家泼个痛快。在空地另一边,不知是谁将一盆水从凯山·丰威汉的衣领口直灌下去,灌得他一蹦而起,一边往外逃,一边连声叫喊:“谢谢!谢谢!”就这样,中国的同志们充满友好情谊地将凯山等老挝同志们一口气泼出了大门……

越南顾问总团团长说:“越南有着和平土改的经验;又熟悉情况,你们反而去邀请中国?”凯山·丰威汉沉吟:“一条是中国式的土政,一条是越南式的土改。我们走哪条?”段苏权明确宣布:“我们的建议只向老挝同志谈,一个建议至多讲两次。不同越方发生争执。”段苏权陪同凯山·丰威汉,总书记晋见毛泽东主席后,回到桑怒,很快便进入了1966年。这一年,段苏权拿出了很大精力设法废除老挝解放区的“贡滥”制度,实现建立巩固的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原望。3月16日是老历年,寮中央设宴招待中国工作组的同志,段苏权早一天便派人把下乡搞农村调查的几位同志请回来。并听取了汇报。那还是段苏权初到老挝不久。房门前被土匪埋了地雷的时候,他曾与凯山谈话:“周围农村的党组织没建立起来,政权也没来得及很好改造,战斗又哪么紧张”,凯出·丰威汉唉了一声,承认道:“上匪一直没停止对我们的骚扰。”“单靠部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就那么多兵。”段苏权在谈重要问题时,并不提高声音,而是放缓说话节奏,甚至是一句一顿:“关健是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这项工作搞不好,建立巩固的根据地是不可能的。”“这个道理我已经明白。”凯山听得不少,也读过许多毛泽东的文章,”中国革命是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首先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待条件成熟后再占领城市,解放全国。这是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一个伟大创举,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经验。”“各个国家有各个国家的具体憎况,必须把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本国的具体情况结合起来。”“对,各国有各国的具体情况。”凯山接话很快,显然早有想法:”但我国当前的情况和中国过去的情况很相似,都是落后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都是处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闹革命,所以,农村包围城市也是我国夺取革命胜利的唯一道路。问题在于我们如何依据我国农村阶级状况,研究制定有关方针政策。如何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建党建政,扩大爱国统一战线?”段苏权没有马上回答。他心里有设想,但不能主动说,他首先要尊重老挝同志的意见,而且他相信,基于客观实际的需要,老挝同志会做出表示。果然,凯山见段苏权不语,便试探着请求:“中国同志在创立革命根据地方面有丰富的经验,能不能派出一些干部深入农村进行试点?”“本国的革命还要靠本国人民去解决。”段苏权始终用引导的方式谈话,“我们只是调查研究问题,帮助提提建议。”“那么,能不能由双方组成联合工作组?”凯山很聪明,完全理解了段苏权的想法。“只要老挝同志正式邀请,这件事可以协商。”段苏权说话总喜欢留有余地。有多大把握也不把话说绝。中国驻桑怒工作组党委讨论这件事,并向中共中央请示批准的期间,凯山·丰威汉如段苏权所料,也向越南顾问团做了通报或者说是请示。越南顾问总团团长阮仲永听过凯山的通报,用左手捏住他那带梭带角的坚毅的下巴,在房间里踱了几个来回。才说:“越南有着和平土改的经验,又熟悉情况,你们反而去邀请中国……”凯山注视着阮仲永,看着他踱步。看着他脸孔微微变色,看着他讲话,片刻,砸响一下嘴,用耐心解释的语气说:“越南有很多成功的经验,我们一直很重视。中国进行革命根据地建设也有很多宝贵经验,我们也可以学习。如果我们既学越南的经验,又学中国的经验。不是可以加快革命步伐,早日夺取全国的胜利吗?”阮仲永沉吟片刻。他不是一个看下清大局的人。且不说老挝,就是越南也一天离不开中国的支援。在抗美斗争这最根本的一条上,中、越、老、柬都是完全一致的。但是,老挝若是跟着中国走太远了……“这样吧,”阮仲永终于拿出主意,“为了加强工作组的力量,我们顾问团也派人参加联合工作组的工作!”凯山一怔,没有马上说出什么。待阮仲永的目光和他两眼相遇时,他勉强笑道:”好,这样更好。有越南同志参加,力量就更强了,我们表示欢迎!”回到寮中央,凯山已经想开了,认为越南加入来确实也有好处。据寮方有的同志透露,凯山曾表示;在三方之间搞点平衡,关系就更好处理了。不过,再见到段苏权时,凯山尽管装出坦然,还是不免露出一些尴尬:“段同志,有个情况向你解释一下。这个,越南同志有个想法,他们也希望能参加这个联合工作组……”“组织下乡工作组完全是老挝人民党内部的事,我们高兴的接受邀请。”段苏权早有思想准备,坦诚痛快地表示:“越南同志参加.我们没有意见。希望老、中、越三方团结起来,能够为寮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建设作出贡献。”于是,三方联合工作组经老、中、越共同协商,正式组成。中方负责人是中共中央驻桑怒工作组副组长,有着几十年革命经历和丰富斗争经验的梁文英同志。带队下乡做具体调查研究工作的是杨有生和刘淑湘等同志。这两位同志分别从云南省瑞丽县和澜沧县的县委书记岗位上调来,那里的民情与老挝很接近。联合工作组组成之后,很快进驻了香农乡香农村。但是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常驻香农试点的干部只有寮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堤坎朋和中方的杨有生、刘淑湘。越方的同志只是在听取汇报与研究工作时出席一下而已。段苏权从杨有生和刘淑湘的汇报中得知,香农村的贡滥主叫陶会。他对农民有着一整套残酷压迫和剥削手段,连村长都是租种他的地。害怕他收回土地无法生活,所以工作组在工作中碰到了未曾预料到的巨大困难。但他们同堤坎朋密切配合,走家串户,一个人一个人地做工作,经常帮助群众劳动,以艰苦奋斗的模范行动和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终于赢得了群众,感动了群众。群众从躲着工作组到主动接近工作组反映情况,从害怕工作组到信任工作组,希望对陶会展开斗争,这期间老杨和老刘付出了多少心血?段苏权只须看看这两位同志额头上新添的两道刀刻一般的深纹便一切都明白了。然而,陶会的反抗也越来越激烈。常牵了恶狗。带着侍从,背上大砍刀在村里巡视,放风:中国人呆不长,你们要小心点!要是胡说八道,租地的要收回,欠债的要还清。中国人一走,我就要绞死你们!斗争到了关键时刻。要想进一步发动群众,建党建政,就必须有实际行动,斗争陶会,废除贡滥制度,让广大农民得到实际利益……借老历年寮中央举行招待宴会之机,段苏权希望和寮中央负责同志们一道讨论香农村的经济状况和阶级状况,以便制定出土改政策。他提醒凯山:“老杨和老刘同志做了大量调查研究,看什么时候能向你们汇报一下。”“嗯,我准备去香农村,到现场听取他们的介绍和意见。”凯山·丰威汉说着,起身端杯来到杨有生和刘淑湘两位同志面前敬酒:“你们下乡工作一年多,辛苦了!我代表寮中央感谢你们!”段苏权望着凯山·丰威汉将杯中酒一饮而荆他心里明白,没有越南人参加。任何大政方针都是无法确定下来的。整整两个月过去了。5月16日傍晚,一辆嘎斯69型吉普车开到香农乡香农村停下来。两名巴特寮战士首先下车,警惕地环顾四周,确信没有异常情况之后,一名继续警戒四周,另一名打开了后车门。老挝人民党总书记凯山·丰威汉走下车。早已等候在这里的刘淑湘和杨有生同志迎上几步,双手合十,热情问候。凯山也将双手在胸前合十,说著“沙伯,沙伯!”而后与大家一一握手。来到杨有生、刘淑湘居住的一座破高脚房里,中老越三方应参加会议的人员已经到齐。寮中央办公厅主任向凯山报告:“人已经到齐了,是不是开始?”、“噢,全到齐了?”还在同与会人员握手问候的凯山总书记回头看一眼沙立,又望望全场,说:“好吧。那就开始工作!首先,请中国同志介绍香农乡的调查情况吧。”刘淑湘做了主要汇报发言。他重点分析了贡滥制度。“这种制度,就其性质而言,系封建领主经济。贡滥主占有全部土地的所有权和分配权,构成了全部生产关系的基矗”刘淑湘以调查到的大量实例及数字来论证贡滥制度的性质,并剖析了其四种剥削方式:地租、无偿劳役、苛捐杂税和对贡滥主及其官属的各种无偿接待。在分析之后,刘淑湘很沉重他说:“农村不占有土地,再加贡滥主的沉重盘剥,使大多数农民丧失生产积极性,耕作粗放,每亩单产粮食只有200厅左右,约有三分之一的农民缺粮,更不用说拿出粮食来支援前线了……”3万巴特寮部队实际是靠中国援助而生存,中国方面一再劝告寮中央“要走自力更生的路。”凯山·丰威汉明白这是正确的路、是好意。但老挝解放区的经济状况又确实养不了这3万兵。他也着急,不是不想找出路。“你们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工作,讲得很好。”凯山·丰威汉深人问:“根据你们调查,应该怎样分析农民的阶级状况呢?”科学地划分农村阶级,明确敌、我、友,明确依靠、团结、打击的对象,这是革命根据地建设中的首要问题。但是,这毕竟是在老挝,说话稍一不慎就会造成“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的后果。“从香农的经济状况看,阶级分化是明显的。怎样具体划分,我们未做最后研究。”杨有生不做正面答复,却将口气一转:“不过,香农的情况同中国云南少数民族地区的情况有些相似。而我国云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农村,划分为地主、富农、中农和贫雇农……”“云南的情况就是云南的情况,老挝的情况就是老挝的情况。”越南顾问粗声大气吼一嗓子:“香农没有什么阶级分化!”凯山皱起眉头,一名普通越南顾问在他面前这样放肆;还是少有的。他理也不理越南顾问。坚持问下去:“云南的地主和贫雇农是以什么标准划分的?”“是以经济标准划分的。”杨有生也避免与越南顾问争执,只望住凯山回答问题:“占有土地,自己不劳动,或只参加附带劳动,靠剥削农民为生的划为地主。全无土地和生产工具,或只有少量土地和生产工具,完全或主要是以出卖劳动力为生的划力贫雇农……”凯山沉默,该问的都问明了,拿主意却不是容易的事。他望着的是中国人,听着的却是身侧后那位越南人的喘气和咳嗽声。“噢,11点多了!”凯山忽然看一眼腕上的表,便说:“今天的会议就结束吧。感谢中国同志在农村调查中所付出的艰辛努力和介绍的经验。中国和老挝的何况虽不完全相同,但基本经验是可以借鉴的。老挝有无阶级分化问题,留待以后进一步研究吧!”会议便毫无结果地结束了。这一雷待。又是整整两个月,一天下多,一天不少。7月16日,凯山再次深入香农乡香农村视察,听取杨有生和刘淑湘的意见。“贡滥制度严重束搏生产力的发展,”杨有生恳切地对寮中央总书记进言,“因此,农村改革的首要问题就是废除贡滥制度。”凯山·丰威汉总书记比上次听汇报前进一步,点点头承认道:“中国和越南废除了封建的土地制,农民才得到解放。我们老挝农村的贡滥制度也应彻底废除。这是毫无疑义的。”凯山略一停顿,放缓声音问:“现在的问题是用什么方法废除贡滥制度?”杨有生还是不正面回答,绕山绕水道:“中国云南省的做法是,发动群众斗争地主,把地主的土地分给贫雇农。”讲到这里,杨有生决定结合些实际谈。“香农村的贡滥主是陶会,据我们调查,他压迫农民、剥削农民、罪大恶极。干部和群众一致强烈要求将他交群众大会批斗,把土地分给无地农民,彻底取消他的特权!”工作组中的老挝同志堤坎朋停止记录,插言道:“陶会不仅压迫、剥削祥众,还与敌特相勾结,反革命气焰很嚣张。如下交群众批斗,群众发动不起来,下步工作很难开展。”凯山·丰威汉瞥一眼堤坎朋,没言声。在老挝,群众要求批斗陶会是政治觉醒的表现,是废除贡滥制,充分发动群众的有效办法。但是,老挝缺少搞群众运动的经验,一旦运动起来,能掌握住吗?”于是,越南党一些领导人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来:“十年前我们搞土改,推广中国这一经验,犯了过火斗争的错误,后来又进行了纠偏……改为和平土改。”终于,凯山沉吟道:“前面有两条道路供我们选择:一条是中国式的土改,一条是越南式的土改,我们应该走哪条?”他不怕将内心的矛盾暴露给中国同志,单此一点就足够说明他对中国同志的信任和感情。“他思索着踱了一阵步,到底拿不定主怠,便说:“这样吧,采用什么方法废除贡滥制。让我们进一步调查研究之后再决定吧。”工作组等待寮中央的最后决策,又是两个月过去了,仍然杳无音信。凯山·丰威汉去了河内,数月不归,寮中央其他领导同志不表态,在香农试点的同志们陷入窘境。鉴于这种情况,中共中央驻桑怒工作组党委研究决定:香农试点废除贡滥制涉及老挝社会制度改革的大政方针,完全属于寮中央的内政,我们不予干涉;如寮中央继续征求我们的意见,坚持以介绍中国经验供他们参考,绝不能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段苏权对杨有生等同志明确宣布说:“我们的建议只向老挝同志谈,一个建议至多讲两次,不同越方发生争执。”又过半个月,凯山未归,堤坎朋却带来了越南方面的意见:原则上同意废除贡滥制,但具体方法应是协商、谈判。至此,中越之间的分歧已经明朗,焦点在于对贡滥主是按敌我矛盾处理,还是投人民内部矛盾处理?1966年11月4日.刚从河内回来的凯山·丰威汉邀请段苏权到所豪举行会谈。所豪;位于寮中央驻地以东3O公里的深山老林之中。是老挝解放区的“夹皮沟”,群众基础很好。这里人烟稀少,除了林海村涛和满山的猴子啼叫声,别无干扰。礼节性的表示之后,会谈开始。还是先由中国工作组的同志介绍在香农及下寮搞农村调查的槽况,介绍在云南边疆做民族工作的经验。渐渐地,会谈进入关键内容:怎样废除贡滥制度?凯山·丰威汉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先肯定了香农试点工作,明确表示:“感谢中国同志做了大量深入细致又卓有成效的工作,对我们帮助很大。不废除贡滥制度,不进行土地改革,不开展对敌斗争,群众就发动不起来,要建立巩固的农村根据地就很困难。对此,段同志谈过他的经验,对我也是有很大启发。”段苏权和他的父亲以及他的许多亲友都是在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时期投入到革命队伍中来。他曾经从切身体会谈起:“如果没有打土豪,分团地,组织农会,建党建政。就下会有那么多农民踊跃参加红军,也不会建立起那么多红色根据地。我和我的父亲都是从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开始,一步步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但是会谈中,他不会谈个人的经历。他只是注意听凯山·丰威汉总书记讲下去。“不过,老挝还有一些具体情况。”凯山已经转了话锋,语气变得婉转。带有解释和某种劝说的味道:“当前群众生活困难,支前任务很重,而且从普遍上讲群众觉悟还不够高,因此,还要长期艰苦深入地发动群众,为实行土地改革,废除贡滥制度创造条件。”段苏权点头,表示尊重老挝同志的意见。“试点还是要搞的。香农的工作下一步怎么搞?”凯山望住中国工作组的同志:“陶会这样的贡滥主如何处理?比如在中国该怎么处理?”“陶会罪大恶极”。工作组的同志回答,“在中国像陶会这样的恶霸地主首先召开群众大会批斗,然后公审处决。”凯山点点头,略一沉吟。说:“这样搞你们看好不好?首先召开群众大会批判陶会,但不处决。会后再同陶会协商谈判,让他自己留足土地后,将多余的土地分给农民,放弃剥削特权。”会场静了片刻,可以看出,这一决定既吸收了我方意见,又吸收了越方意见,但主要还是倾向越方意见。“我看可以。”段苏权点头表态。他严格遵守中央规定:不得干涉老挝的内部事务,尊重、执行寮中央的决定。凯山,丰威汉松口气,一身轻快地招呼:“那就进行下一个节目,请中国同志参加我们特意为你们准备的猴宴。”猴子是由警卫班的巴特寮战士打来的,一大一小,是一只母猴和它的吃奶小猴。巴特寮战士把母猴的皮剥掉,整只放在锅里煮,然后摆上宴席。中国工作组的同志听说吃猴子便心悸,如今看到那只人形动物摆上桌。便有人喉结滚动着翻胃。“来来来,大家动手,自己动手埃”凯山·丰威汉招呼着,撕下一块猴伺递给段苏权,又撕一块沾了盐巴和辣椒面,示范着咬一口。中国同志狼狈了。有的甚至侧转身悄悄憋住呕吐。凯山忽然明白了什么,在额头上轻轻一拍:“哎,忘了。吃猴肉要喝中国茅台酒。拿茅台酒来。”为了尊重老挝人民的生活习惯,这些中国人不管能不能喝酒,都端起酒杯往胃里灌。灌一口,咬一口猴肉。酒的香辣压住了对猴肉的恶心,一个十几斤重的年轻母猴,转眼就只剩下一堆骨头了。宴会结束时,凯山送给中国同志每人一份“猴胶”,嘴里带着茅台酒的浓烈气息说:“这是好东西。要把整个猴子放在锅里用大火经过几天几夜熬制才能成,是治疗气喘病的特效药,就算是纪念吧!”告别时,大家看到那个小猴子被人抓住准备往滚锅里扔,熬制猴胶。大家再也顾不及说客气话,忙告别走人,怕看见小猴子的惨样儿。“唉,难道香农的试点也会像这只小猴子一样夭折吗?”走在段苏权身后的杨有生和刘淑湘悄悄感叹。关于斗争陶会的情况,我们摘录了胡正清同志的一段日记——1966年12月3O日,于那垓。……斗争大会今天召开了。由于防空的缘故,会场选在香农村南山的一个大山洞里。会场内外派出了一个排的警卫。出席大会的群众300余人。会场正面是挂着“斗争陶会大会”的巨幅横标,会场周围贴满标语:“坚决废除贡滥制度。”“打倒贡滥主陶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上午九时正,陶会被押入会常他肥头大耳,仍是一脸凶相。山洞里响起怒吼,轰轰地,像沸腾的岩浆要从洞口喷涌而出。我却听清群众喊的不是打倒“陶会”,而是要打倒“巴会”。“这家伙到底叫陶会还是巴会?”我问翻译。翻译附耳对我解释:“在老语中‘陶’是先生的意思,过去称陶会是会先生的意思,是尊称。老语的‘巴’是坏蛋的意思,巴会就是会坏蛋!”“巴会”“陶会”,一字之差,却反映了群众思想的觉醒。标志着香农的群众发动起来了!大会宣布开始,首先由村干部系统揭露巴会的罪行。还未讲完,有个群众便按捺不住心头怒火冲上前台,指着巴会的鼻子问:“巴会,你认识我是谁吗?”这是一位被巴会害得妻离子散,在外流浪乞讨多年,刚回村不久的穷苦农民。群众发出愤怒吼声:“你说,说!他是谁?”巴会的一脸凶相不见了,剩一副怯懦的可怜相,掀着眼皮瞄一眼,又把头抵下去,没敢吱声。“那年天灾,没收下粮,是不是你逼我们家交租子?是不是你把我们家耕地收回去了?是不是你把我们家的锅灶也砸了?”“巴会腮肉抽动几下,还是不敢作声。“把锅灶砸了不算,还放狗咬伤了我父亲,是不是你?”群众高喊:“说!巴会,你说!”巴会仍然不做声。“我父亲被你放狗咬伤,流落外乡。最后病死在外,你知道吗?”“打倒巴会!”群众怒吼,“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从台下又跑出一个中年妇女,站到巴会面前,露出手臂上一块大伤疤,控诉说“巴会,你看,这是不是你打的?你这坏东西,你要全村妇女轮流给你家做饭,抱娃娃,侍侯你,任你调戏,奸污……”她泣不成声,最后竞晕倒在地。原来,她是个纯洁的傣族姑娘,巴会看她长得漂亮,早就把她糟蹋了。她在巴会家吃猪狗食,干牛马活,过了十几年非人生活。许多群众,特别是妇女们见她晕倒在地,都跟着哭了。于是,愤怒的吼声和悲痛的哭泣晌成一片,把斗争大会的情绪推向高xdx潮。控诉一个接一个,气氛一浪高过一浪,大会还一致要求:严惩巴会。大会结束,巴特寮战士将巴会押出会场,关进了监狱。散会的路上,许多群众议论:“寮中央作出批斗巴会的决定是英明正确的。但是,只有废除贡滥制度,我们才能真正地解放。”香农的群众很快发动起来,各项工作都有了新的面貌。越南同志看到了这一事实,便也参考了香农经验,在其他村子进行了试点。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赢大钱资料发布于学人档案,转载请注明出处:共和国秘使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