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刻在灵魂深处的记忆

梅深爱着海,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她的面庞有一种清癯的鲜艳。瘦得骨感,红彤彤的面颊,展现着女性清纯的美色。她就像一朵里梅花,不,更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在寒风中,让人感觉到春天般的温暖。
  甘愿跟着一无所有的海,不求名分。海励志要成为一名画家,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画画上。对梅极少关心。梅不怪海,反而替他着急,盼着他早日成为画家,这样海才能开心。
  时光如梭,转眼两年过去了。
  有一天,海突然扔了画笔绝望地大喊:“我不画了,我根本画不好的。”喊完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梅感到一阵阵心痛,她含着眼泪祈祷着:“上帝呀!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海能够成功,我甘愿做出任何牺牲。”
  她的祈祷,上帝没有听见,却被魔鬼听见了。
  魔鬼来到梅的面前说:“我能帮你达成愿望,但是我又一个条件,如果你后悔了今天的决定,我就会得到你最珍贵的心。”
  梅毫不考虑地答应了。
  于是魔鬼就把梅变成了一只画笔,海有了这只画笔之后。他的灵感突然而至,他画了一张梅的肖像画,就是这幅画让他在书画界初露拳脚,紧接着他的画越来越多人欣赏,不久他成名了。
  这时,他才发现梅不见了,他没有多留意。因为如今仰慕他的人不计其数,他轻而易举地在这些仰慕者中选择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结婚。
  结婚那天他想为新娘画幅肖像,可是画笔很奇怪一直流出水珠,他只好撂下了笔和新娘子进了洞房。
  魔鬼闪身出现,画笔变成了梅,她正在伤心地哭着。魔鬼开心地问:“你后悔了吧?如果你后悔了,就用这把刀杀了你的男人,这样我就不要你的心了,而且你还能重新变成人。”
  梅接过了刀,心里一阵刺痛。
  魔鬼更开心了,只要能让人痛苦,只要能让人心里充满仇恨他就会变得兴奋。
  梅拿着刀来到了床前,看见海搂着新婚妻子睡得正香。她狠了心举起手上的刀,就在这时她听见海小声地嘟囔一句梦话,他说:“梅……盖好被子。”
  梅听完突然失声痛哭……他们刚在一起时屋里很冷,海每天晚上画画到深夜,偶尔看见她踢被子的时候都会喊一声“梅……盖好被子。”
  梅喃喃地说:“他还记得我……他还记得我……”手里的刀咣当掉在了地上。
  魔鬼见她放下刀,生气地说:“你快杀了他呀,快呀!不然我把你永远变成画笔。”
  梅笑了,她看着魔鬼说:“你永远不会明白什么是爱的,我决定了,只要能永远陪伴着他,哪怕做一只画笔我也愿意。”
  魔鬼愤怒地把手一挥,梅变成了一只画笔,重重地掉在了地上。
  海被惊醒,当他看见是画笔掉在地上的时候,宝贝一样捡起来搂在怀里。让他顿觉惊异的是,笔管上有一朵小小的梅花,那红红的颜色,仿佛像血珠欲滴……      

刺鼻的霉味儿,书桌、画笔、酒、白色的窗帘……外面阳光刺眼,将窗帘照得透白刺眼,我揉了揉眼睛,环顾周围,好像熟悉又陌生。一个男子蹲在窗帘搭住的书桌旁的角落里,只看到背脊,他没穿衣服,用窗帘的一角在腰部缠绕了一圈,他的头发微卷,棕色,他在做什么?在画画,专注地画。

突然觉得一丝寒意,我……是谁?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那个男子又是谁?为什么他没穿衣服?我把镜头拉近,看我自己,Oh my God!我也一丝不挂,盖着一床泥土色的被子。不过,我好像挺幸福的。虽然只看到男子的背影,但可以看出他的男性魅力,他的身材很棒,而且他专注的样子很迷人。我仔细看他的画。

他在画什么?他不停地将土色的涂料涂在画布上,一层一层,隐隐约约,我看明白了,那是一张床,床的底色和被子都是土色,看看我自己的床,发现好像。慢慢的,他在床上的被子里画了几笔细线,渐渐地,一张美丽女子的脸出现在画布上,她的头发棕色小卷,柔顺妩媚,她眼睛闭着,睫毛细长,小嘴微张,好像在说什么。原来,他画的是一个熟睡的女子,一个在说梦话的睡美人,咦,他画的是不是我?

我还是觉得一丝焦虑,莫名地,好像是什么东西抓住我,对,是扼住我的喉咙,一个穿着黑色头蓬,面目狰狞的魔鬼。我想喊出声,想让画画的男子看到被恶魔抓住的我,但却一点声音也说不出来。我害怕,就这样死去,死在一个陌生的房间,让一个陌生的裸体男子不知所措,天啊,恶魔,你放了我吧!

我眼神四处搜寻,想找点东西对抗恶魔,突然,看到一个小玻璃瓶,我用脚将其勾过来,用手拧开瓶子的盖子,突然,扼住我咽喉的恶魔的手慢慢松开了,我再看眼前的瓶子,发现,真的像做梦一样。里面喷洒出雪花,一片片,往上升起,逐渐形成了一颗树,浮在空中的树,我们在树中,随着它一起舞动,我和恶魔牵起了手,我们跳起了舞。我忍不住问恶魔:“你刚才为什么要那样掐我脖子?”恶魔露出一丝无奈,说道:“我也不想,但我控制不了自己。你们每个看到我的人,都会离我远远的,我只是长得丑了些,可也不是我的错啊。所以,我讨厌你们人类,尤其是小孩子!大人看到我都吓跑走远了,可小孩子会讨厌我,甚至扔石头砸我。我刚才就被小朋友砸了,很生气,更加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可为什么你现在又控制好情绪了呢?”“因为……它!”恶魔指着我手中的玻璃瓶。“这个?”我不解地问。“因为一个女孩儿,我曾经遇见一个很善良的女孩儿,她喜欢雪,也喜欢哭。可那一次,当别的小孩儿都向我扔石头时,她却没有,而是看着我哭了。第一次,有人为我流泪。而现在,这棵雪树,让我想起了那个女孩儿,她看到一定很喜欢。她那么善良,我又怎么忍心伤害你呢?”“原来是这样。”我似懂非懂地回答着。“唉——过了这么多年,终于自由了。”我吓了一跳。“谁?是谁在说话?”“小屁孩儿,是我,雪树,谢谢你,我终于从那个瓶子里出来了,在那里面待太久了——”我和恶魔都觉得很神奇,瞪大眼睛。“你是说,你之前在一个瓶子里待着?待了多久?”“小屁孩儿就是小屁孩儿,你都看见我怎么出来的,还问。我待了有五百年了,所以呢?今天出来,也是命运的安排。五百年前,我只是一滴水,不过不是普通的水,而是一个世界上最善良美好的小姑娘的眼泪,经过五百年的修炼,我终于修成,只要遇到那个曾经让她流泪的人,我就可以挣脱瓶子,变成一棵雪树,因为雪树是小女孩一直想要看见的。难道你就是那个让她流泪的人?”“我明白了!恶魔,我觉得你需要和雪树聊聊。”恶魔吃惊地看着眼前晶莹剔透的雪树,说:“雪树,你是小姑娘的眼泪吧。我永远记得,你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本来一度想过就这样死去,但想起小姑娘的眼泪,我觉得我需要活下去,总有一天,要去见她,现在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雪树,你带我去找她吧,我有好多话想对她说!”“原来是这样,不过……”“不过什么!”“你忘了吧,她是一名普通人,她已经不知道轮回多少次了,而我一直待在瓶子里,怎么能知道外面经历了什么,所以,你应该是找不到她了……”“好像是的……”恶魔伤心极了,他低下了头,嘟哝着:“为什么我才明白呢?她只是普通人啊……”恶魔也哭了,当恶魔哭泣的时候,感觉世界都不好了。他的步子越来越慢,他感觉越来越没有力气,终于,他倒在了地上,立马变成了一块石头。而雪树,则跟随恶魔的脚步,他被一种莫名的热情熔化,一点点消失了。我揉了揉眼睛,还是在那个有画布的屋子,可我手中莫名多了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蓝色的颜料。我摸摸自己的脸,发现湿润了。我刚才应该是做了一个梦吧。不过却觉得那么真实。我看看窗户,发现,那个裸体男子还在那儿画画,这时画面上多了一盏灯,橙黄色的灯光映在睡梦中女子的脸上,女子微笑着,她是否也做了一个美梦呢?

又回到现实,那个男子是谁?我披着被子,一步步朝男子背后走去,走到他旁边,我坐了下来,靠在他的肩上,他转过脸,吻了我的额头。他好像是我的爱人,尽管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但那种幸福而不拘谨的感觉让我觉得,这就是爱情。我是多么地渴望一个他,渴望他的爱抚,渴望两个人毫无保留,坦诚相见。而更渴望的还是至纯的爱情。魔鬼对小女孩,不知道算不算爱情,但雪树对魔鬼,仿佛是一见钟情了,就为了一个见了一面的人,不知不觉,连性命都没了,等待了五百年,等来了一个让自己死去的人,但却没有任何悔意。她如果知道五百年后,遇见一个爱着别人的人,而自己却一见钟情,她还会苦苦修炼吗?眼前的瓶子里的颜料,如果一直没人发现,摆在角落,说不定就已经完全像不存在一样了。

爱人的画终于完成了,这次,我怎么又有种流泪的冲动。因为,在睡美人的旁边,趴着一个男子,他右手握住女孩的手,左手垫在头下,脑袋偏向右边,微笑着,闭着眼。他也做了个美梦吧,在梦里,他是否和女孩幸福地在一起呢?我想是的。现实中的爱人与我呢?也幸福地在一起了。

我们相吻,颜料和画笔散落了一地,就像夜晚的星空。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赢大钱资料发布于学人档案,转载请注明出处:刻在灵魂深处的记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